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见倾心:妃常冷淡》重生之一见倾心 小说目录 一见倾心:妃常冷淡小说TXT

更新时间:2020-02-11 04:03:01

《一见倾心:妃常冷淡》重生之一见倾心 小说目录 一见倾心:妃常冷淡小说TXT 已完结

《一见倾心:妃常冷淡》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公子东离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莫离,炎修

《一见倾心:妃常冷淡》由网络作家公子东离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莫离,炎修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阮惜惜,你好大的胆子!”人未到声先至!一股更为强悍的内息与阮惜惜的内息狠狠碰撞在一起。 “轰!”整座琉璃殿顷刻之间化作一片废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阮惜惜,你好大的胆子!”人未到声先至!一股更为强悍的内息与阮惜惜的内息狠狠碰撞在一起。

“轰!”整座琉璃殿顷刻之间化作一片废墟。

余波四散,处于战斗圈中的莫离与阮惜惜倒飞而出。

阮惜惜惨叫一声,重重落到不远处的花丛中,不知是死是活。

一只有力的臂膀将莫离带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火热的胸膛就像一只火炉,驱散所有的寒冷与不安。

莫离的脸埋在炎修胸口,以绝对被占有的姿态禁锢在他的怀中。

隔绝了众人的视线,莫离的唇边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或许是劫后余生的庆幸,又或许是些别的。总之,这喜悦来得莫名其妙,却又是那么理所当然。

几日前,凌浩告知炎修碧海珠的消息。

碧海珠是配制红尘解药必不可少的材料,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炎修亲自带着人去了东洲。

只是这一路上,他总感觉心绪不宁,隐隐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脑中突然划过某个不识好歹的女人的脸,他当即将所有的事情丢给暗一,策马折返,匆匆回了王殿。只是,还未踏入王殿,便感觉琉璃殿的方向传来了异动。

该死,那个女人最喜欢去的地方!

他急急赶来,映入眼帘的景象差点让他丧失所有的理智。怀中真实的触感让他感到心安,也有些后怕。自己要是再迟上一刻,怀中抱着的就不再是鲜活的人,而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深邃的黑眸迸发出幽幽寒光,直直射入阮惜惜心间。无尽寒潭,冰冷刺骨!

他将这女人留在身边捧在手里宠着,哪怕是在暴怒的时候也不曾舍得惩罚她一下,可是阮惜惜……谁给她的胆子!

阮惜惜挣扎着爬起来,对上炎修那杀人般的目光,险些吓晕过去。“你,你怎么会突然回来?”她的声音微微颤抖着。母君不是说,炎修去了东洲,短时间之内回不来吗?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阮惜惜脸上的血迹未干,还沾上不少泥土。

炎修有些嫌恶。

还未开口,怀中突然一重,炎修下意识地低下头。

莫离低垂着眸子,安安静静地睡着,蝶翼般的长睫在她白皙得过分的脸上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她的唇边挂着血迹,一身白衣点缀着朵朵红梅。

美!美得让人心惊!

炎修这才注意到,她的脖颈上不知何时出现两个小小的血洞,而且已然发黑。

“你做了什么?”炎修吼道。

阮惜惜艰难地站直身体,看着炎修怀中似是没了生息的莫离,笑出声来。起先只是轻笑,到最后却演变成癫狂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空荡荡的琉璃殿回响着渗人至极的笑声。

“该死!还不滚去找凌浩!”炎修朝身后的人吼道,自己抱着人匆匆回了玄炎殿。

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慌乱,深邃的眸中也染上了急色。炎修步履匆匆,额前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不曾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其余人却看得清清楚楚。

阮惜惜惨淡地笑着,眼泪都笑了出来。泪水滑过面上的伤口,又是一阵刺痛。

华丽的大床上,莫离安静地躺着,原本就苍白的面容此刻更是毫无血色。若不是那微微起伏的胸口,众人会觉得床上躺着的是一具尸体!

“如何?”低醇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凌浩道:“是冬蛇,南洲皇室圈养的一类毒物。配出解药有些难度,我需要一些时间。我先稳定一下她的伤势,解药配好后送过来。”

他不着痕迹地看了炎修一眼,按他的估计,炎修最早也要三天后才能回到王殿。突然间回来,着实让他吃惊不小,有什么比自己的身体更重要吗?

他又看了看莫离,玄炎殿的主殿连暗一他们都鲜少踏足,炎修不仅将莫离带了进来,还让她躺在自己的床上。这般在意,真的只是当做有趣的玩物?

凌浩摇摇头,不败神话有了弱点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用了!”红衣的声音有些虚弱,“主子带有冬蛇的解药,我去取!”她浑身的伤势还来不及处理,走动时身后出现了一个个带血的脚印。

炎修难得没有计较自己的领地被血色玷污。

解药很快取了过来。

服下解药,莫离脖子上的印记渐渐淡了,呼吸没有方才的微弱,脸色也恢复了些许红润。

炎修终于放心下来,他遣退众人,亲自照料着。

红衣虽然也想留下,但想到自己一身的伤,只好作罢。

夜幕降临,百草殿里一片静谧。凌浩站在窗前,雪白的发在月光中泛着柔和的光泽。

从未听说除南洲皇室之外,还有谁持有冬蛇毒的解药。这般惊才艳艳的医者,炎儿,她到底是谁?

凌浩难得陷入了沉思。

他从袖中取出一张信纸,殿中只点了一盏灯,昏暗的光线叫人看不清纸上的内容。

凌浩缓步走到桌边,将信纸置于烛火上方,火舌跳跃,吞没了纸张。他轻轻一挥手,将桌上的灰烬扫落。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凌浩面色一凝。

大门突然被人撞开,宫人从门外冲进来,“鬼医大人,出事了!”

……

玄炎殿中摆了好几个火炉,温度高得吓人。可是莫离的体温也低得吓人,惨白着一张小脸,靠在炎修怀中,双唇打颤。

“究竟是怎么回事?”炎修沉声问道。

冬蛇毒解了之后,人还是好好的,可不过两个时辰,莫离的身上竟浮着一层寒气,全身冷得像冰块一样,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该有的体温!

炎修的心如堕冰窖,却不敢以内力帮她驱寒,只得将人紧紧抱在怀中,以自身体温帮她驱寒。又命人搬来数个火炉,围在大床边。可无论如何做,都温暖不了那娇软的身躯。

凌浩收回搭在莫离脉搏上的手,神色凝重,“冬蛇毒刺激了她原有的旧毒,现下,发作了。”

炎修英眉紧锁,额角青筋隐隐爆出。“你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凌浩垂下头,默认了。莫离所中之毒极其刁钻,琢磨了那么久,他还是毫无头绪。

三天,莫离没有醒过,体温时而正常时而冰寒,反反复复。冷汗浸湿了她的头发,贴在毫无血色的脸上。

炎修心慌气躁,凌浩一筹莫展。

红衣咬着牙,终于下定决心一般,走上前去将手中的药丸喂入莫离口中。

凌浩看清她手中的药丸,脸都变了,一把抓住她的手,“你疯了!”

瞑丹,大陆奇毒之首。

“我没疯,主子先前有交代,若她醒不过来,就喂她,毒药!”红衣眼眶泛红,谁都不知道她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说服自己拿出瞑丹,她恨不得替莫离承受这份苦难。

凌浩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口,放开了钳制红衣的手。莫离的医术在自己之上,对于自身的状况,她应当比任何人都熟悉。为今之计,只有她自己醒过来。服食毒药虽对身体有害,却是目前唯一的法子了。

炎修抱着莫离坐在床边,看着她将瞑丹吞咽,一脸复杂。“她所中何毒?”他哑声问道。

红衣摇摇头,“我不知道,连主子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一年多以前,主子无意间提及,她发觉自己的生命力在流逝,身体的感官也在不断退化。不久,主子的毒就发作了,像现在这般……”

她没有再说下去,没有勇气再说下去了。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莫离这一年来经受的痛苦,她曾不止一次看到莫离毒发时蜷缩在小小的角落里发着抖,嘴唇都不知咬破了多少回。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根本就不敢相信,那狼狈的身影是她清冷孤高的主子。

红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又道:“自这毒发作,主子尝试了无数种方法,毫无例外失败了,甚至连这是什么毒都没有搞清楚。到血月森林也是为了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解毒的方法。”

炎修闭上眼,“第几次了?”

“第七次!”

“退下吧!”炎修挥手遣散众人。

莫离的体温恢复了正常,火炉也被人搬了出去。

炎修抱着她躺在床上,干燥温暖的大手轻轻地拂开贴在她面上的发,凑到她耳边低语:“炎儿,你该知道本君的脾性,无论你是人是鬼,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本君!”

低醇的嗓音就像是陈年的佳酿,令人迷醉。带着他一贯的霸道与强势,带着他独有的温柔与眷恋,醇香的酒气如八月的桂花香,浓得化散不开,叫人如醉如痴。

今夜,注定无眠。

红衣坐在窗边,手轻轻梳理着窗台上那只小鸟的羽毛。

那鸟很是小巧,通体火红,小小的爪子上绑着不起眼的信筒。它歪着脑袋,黑溜溜的小眼睛打量着主人。

红衣将纸条塞进信筒,摸了摸它的头,“去吧!”

小红鸟灵气十足,它啄了下主人的手指,张开翅膀往外掠去,速度快得出奇。不一会儿,火一般的红色消失在浓稠的夜色中……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