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在战国有家室》我家是战国 圣水 我在战国有家室年下攻

更新时间:2020-02-19 20:02:47

《我在战国有家室》我家是战国 圣水 我在战国有家室年下攻 连载中

《我在战国有家室》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纤城绘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白苹,小卜

火爆新书《我在战国有家室》是纤城绘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苹,小卜,书中主要讲述了: 白苹找了个安生地方,一手支着下巴,“家,自然也有回去的一天,总有一天我也会重新回去的。毕竟,家里还有人等着我呢。”毕竟,她的父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苹找了个安生地方,一手支着下巴,“家,自然也有回去的一天,总有一天我也会重新回去的。毕竟,家里还有人等着我呢。”毕竟,她的父母亲人对她的回来必定是翘首以盼,对她也是思之如狂。

疆时垂下头,“白姐姐喜欢自己的家吗,那若是这个家对自己十分的不好,白姐姐你说,我还应该回去吗?”

疆时问的凄迷,白苹不懂为什么好好的人会突然变的伤感了起来,抬头瞧着疆时,实话实说,“若是那个家对我不好,那这个家对于我来说也是可有可无的,只不过等我有能力的一天,曾经欺我辱我的,毕竟要为他们曾经的行为付出代价!”

白苹说的坚定,丝毫看不出是在开玩笑的模样,事实上她也不曾开玩笑。

她跟疆时说总有一天自己会回到曾经的那个对自己很好的家中去,是因为有至亲之人还在翘首以盼,可是这也仅仅只是其一。她不可能会忘记曾经在犯病痴傻之时白家的那些所谓高风亮节的族人在趁着她父母兄长皆是不在之时所做过的事情。

一报还一报,他们曾经那样的对待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痴傻之人,就该想到会被人记恨,总有一天也会被加倍,或者数倍的报复回来的。

疆时霎时亮了一时暗淡了下去的眸子,一如细碎映衬,姣姣如光。

“好啦,没事的话问这个干什么,应该早些歇息,明日要去做一些事情,到那时姐姐还需要你的帮忙。”白苹又一次伸手拂了拂落在疆时可爱的脸上的乱发,微笑道。

“好。”

这一夜,白苹睡得是不甚安稳。

一由,周遭是全新的环境,还是个毫无安全保护的环境,稍不留神就可能会有毒虫鼠蚁爬进来。不管是从前的白苹还是住了许久客栈的白苹都是从未有过比方面的困扰。

又因为许是土陶油盏之中没了润亮的油或是点燃的芯,只是睡下了大概不到一个时辰,那点脆弱的灯火终于是在静夜之中颇有几分诡异的房间之中狠狠地颤了两下,毫不犹豫的灭了。

不管到底是白苹心中有鬼还是如何,初初遇到这些,白苹可谓是真的从头到尾胆战心惊的惊吓了半个晚上。

好不容易在看着外面天边微微泛着亮光的时候迷糊睡了过去,又因为晨时在周遭烦闹的各种杂音吵醒。

白苹撑着起身,腰间还滑下了她昨晚翻出来的一块用以盖身的薄毯。

不住的打着哈欠,眼下还是一千青黑。

而白苹醒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疆时的小小身影,想来应该是比她醒的要早的多,这时候应该已经有事起来了。

刚刚醒着的小卜看了白苹现在的模样,好不容易才是止了笑,“主人,你怎么忽然成了这般模样了?”

白苹忍住了想要翻白眼的冲动,小卜不会以为自己没有听到方才他毫不留情的夸张的嘲笑?

笑都笑了,又何必藏着掖着,还要受苦受累装得善解人意?

“莫要装了啊,我方才又不是失了聪。”

小卜登时哑口无言,好一会儿的沉默过后,许是做了好一番心理准备,才是又一次开口,“主人今天这是已经开始打算出城了?”

很好,这个模样就是说明他现在已经打算并实施着装傻充愣地要打定主意当自己刚才所做过的事情不存在了。

白苹看出来了小卜的算计,默默无声的在心底将他狠狠地鄙夷了一番,轻哼蒋玉一声,也算是放过了这个已经开始卖傻想要掩耳盗铃的将方才的事情翻篇的笨蛋。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我也确实是打算今天出城的,现在聚在青城中的人越来越多,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可是总有意外的时候,不可能坐以待毙。”白苹好笑地起身,然后一点点抚平着衣服上的褶皱,挑眉道。

小卜:“那主人已经想好了往哪里去了吗?”

白苹的动作微微一顿,然后又是恢复了方才的淡然,“还能去哪儿,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家在哪里,我如今也已经好了大半,倒不如好回去看看。”

“可是……”小卜迟疑着,没有问出来后半句,要知道主人的那些所谓的族中人可是老早就看她不顺眼了,这一次聚到青城里要抓拿她祭天的人,可就包括了其中她的那些可笑的装的好一番大义的族人的功劳。

不过小卜不说,白苹也知道他的心中所想。

冷笑道,“我既然已经回去了,到时候又是恢复你记忆的话,只是回去看一眼罢了,有父母兄长在,我到要看看,在族中谁人敢动我!”

白苹说的斩钉截铁,小卜一时也是无言。

“对了……”

“白姐姐,你醒了!”一道欢喜的声音从门口位置传了进来。

白苹迎声望去,正是换了一身干净齐整衣服的疆时,且昨日虽然干净却是乱蓬蓬的四处散着的头发今日就被小心的蘸着水梳顺然后用一根粗布发带在脑后处紧束着。而那身衣服虽然不及寻常衣服一样崭新着的,却也是纵然有一些开口的地方都被人用细密的针脚用心的缝了,不难看,而且也全须全尾的。

见面三分笑说的便是白苹,她当即转过身来,也不再去管自己方才发现的裙角边的一处褶皱,“疆时啊,起的好早呢。”

说完又是上下细致地打量了今天的疆时一道,两眼微微眯起,笑,“小疆时今天的模样可是更甚昨天见过的三分了。”

疆时似乎是这么多年从未听过有人这样的赞赏自己,半垂下眸子的微微红了脸,仍是紧紧抱攥着手里的盆,是他起早后特意去一旁的厨房里为白苹烧开的用以洗漱的热水。

“白姐姐,洗漱……”说着在当下手中的木盆之后又是赶忙的退出了房间,半晌,随着咚咚的脚步声,有些被疆时忽然之间的行为很是莫名的白苹又是抬头朝着门口看过去。

还是疆时,只不过这一次的他,手里并非是方才的木盆,反而只是一个小小的看着灰黑的圆形罐子。待他走近之后,白苹好奇地凑了过去。打开上面的塞子,白苹探头望着,是一块块有大有小的晶体,只不过清清黄黄的,有的地方还是带着青黑颜色。

白苹先是愣了下,然后渐渐在心底有了一心猜测,“这是……”

疆时在一旁道,“白姐姐,这些就用作刷牙吧。”

“只不过,疆时家里没有那样精细的盐,怕是白姐姐要用不惯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