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田园喜乐》田园喜乐txt微盘下载 激H 田园喜乐女王

更新时间:2020-03-25 12:12:20

《田园喜乐》田园喜乐txt微盘下载 激H 田园喜乐女王 连载中

《田园喜乐》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沈瑞雪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公中,房头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田园喜乐》的小说,是作者沈瑞雪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枣儿听了很是气不过:“二婶娘,凭什么我挣的钱要入公中的账?” 吴氏大言不惭:“就凭早前你阿娘看病花的全是公中的钱!” 金氏见吴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枣儿听了很是气不过:“二婶娘,凭什么我挣的钱要入公中的账?”

吴氏大言不惭:“就凭早前你阿娘看病花的全是公中的钱!”

金氏见吴氏竟然厚颜无耻的打卖岩茶那笔钱的主意,气得直发抖:“我早前请郎中,不过是走了公中两回账,二弟妹就不肯再让我们从公中走账了!要不我们哪能背上一身的债?”

那么一大笔钱吴氏哪会轻易放弃?

她向来是为了钱可以不要脸,听了金氏的话竟一点都不觉得内疚,还不服气的反驳道:“那也走了两回哩!大嫂你身上的病怪着呢,哪回花的钱少?”

“那是因为我们几房人原先就约定好,家人有个头疼脑热要请郎中,花的钱都由公中出,”枣儿不客气的把旧账翻出来,一笔一笔的和吴氏算清楚:“要是我记的没错,二婶娘这小半年来前前后后可是请了三四回郎中了,看病的钱全是走公中的账!还有五弟,一有一丁点不舒服二婶娘就必定要给他请郎中,没病也要开几帖补药来吃,这些哪样不是公中出的钱?”

吴氏在看病这条上说不过大房,眼珠子一转、立时改口:“那我们当初几房人不也说好不分家,几房人挣的钱都搁公中一块儿使?那你们就不能把卖岩茶的钱私吞,这钱必须入公帐!”

当初夏老太爷去世后,夏大海兄弟四人商量后定出了一个规矩———家里的田地几房人一起种,多少收CD是大家共有;老二当初去城里的铺子当学徒,每年的束脩都是家里出的,如今在城里当差得的工钱也得算公中的;

除此之外,进门的媳妇儿陪嫁的东西算各房自个儿的,各房干完公中的活计,私底下想法子挣的钱也都归各房自己所有。也正是因为如此,吴氏利用闲暇之余当牙侩挣的钱,从头到尾都只进她自个儿的腰包。

因孩子们都还小,所以这些规矩都没把孩子们算进去,大家也默许孩子们抓鱼打鸟换的那几个钱,全归各房自个儿所有。

这些规矩枣儿都知道,既然吴氏和她讲规矩,那她就拿规矩来说话:“当初并没有说小辈们挣的零花钱也得入公账!那岩茶是我和我阿哥自个儿上山采的,和其他房头有甚么干系?”

“再说了,二婶娘不是口口声声的让我们大房自个儿挣钱还债吗?若是连我和阿哥挣的钱都被算到公中账上,那我们大房还怎么还债?!”

吴氏才想开口继续狡辩,枣儿就抢先把她当初说的话一字不差的原话奉还:“‘你们不打我们二房的主意我就烧香拜佛谢天谢地了,才没那闲工夫去打你们大房的主意!’,这话可是不久前二婶娘你亲口说的,二婶娘应该没忘吧?”

吴氏厚颜无耻的睁眼说瞎话:“你别胡乱往我头上扣屎盆子,我没说过那样的话!这些都是你们大房不想一碗水端平想出来的鬼话!”

枣儿晓得吴氏这是死皮赖脸的硬要占便宜,和她讲道理是没用的,很快就心生一计、对症下药:“二婶娘如果坚持,那我卖岩茶的钱倒是可以入公账,但这样我们大房的债就必须由公中负责,这样才算公平!”枣儿说着顿了顿,故意把自家欠的债翻了一番:“我们大房的债如今已经还了不少了,不过就是还欠着游家的聘礼,并零零散散几十贯钱而已,也不算多。”

吴氏一听说大房还欠了那么多钱,合计了一番发现大房的债比卖岩茶得的钱还多些,再一想枣儿也不可能天天撞大运挣得意外之财,果然立刻无耻的改口:“既然你们不愿意,我也不好厚着脸皮勉强,我们几房就继续各算各的———小辈挣的钱你们自个儿收着,你们的欠债也和我们不相干!”

吴氏不肯就这样白白的闹腾一场,说到最后不忘补了句:“但你们大房必须再赔我们初娘汤药费,我可得给她买盒去疤的膏药才行,不能叫她脸上落疤、误了亲事……”

枣儿心知这件事若是大房不退步,吴氏能坐在地上闹它个三天三夜,加上这事儿夏初娘的确是无辜受到牵连,只能取了一小吊钱堵住吴氏的嘴:“我们只能拿出这些给大姐买膏药,二婶娘爱要不要。”

吴氏哪会不要?

只见她一见着钱就身手敏捷的从地上跳了起来,一把把钱抢过去揣怀里:“这是我们二房应得的,我干嘛不要?!”说完才心满意足的拍拍屁股回屋。

枣儿寻思着吴氏有句话说得很是在理,第二天便进了城一趟,回家后把夏初娘喊到屋后的草垛旁,悄悄的塞了一个白底描红梅的圆瓷盒儿给她:“昨儿我给的那吊钱,二婶娘没拿出来给你买膏药吧?”

夏初娘把头垂在胸前,低低的“嗯”了一声,支支吾吾的说道:“阿娘说我脸上的疤过几日自己会消,用不着抹药,就把钱拿去给五弟买吃的和新衣裳……”

“我就知道她会偏心,这钱要是花在五弟身上她眼都不会眨一下,可要是花在你或者别人身上,那可就像是割她的肉般!”吴氏会怎么做枣儿早就料到,否则她也不会特意再给夏初娘买一盒膏药:“姑娘家的脸皮儿最重要、马虎不得,之前是我疏忽了!我听说这药膏很是管用,你快拿去抹吧!悄悄的抹,别让你阿娘瞧见了,免得她又抢去换钱。”

枣儿的贴心让夏初娘一脸感动:“枣儿你对我真好,我阿娘她那样闹腾,你非但没怪我,还……”

“傻姐姐,你是你、你娘是你娘,”枣儿不想夏初娘太过内疚,很快就把这件事揭过,拉着她咬耳朵说起悄悄话:“我刚刚看到长水哥了,他……”

枣儿的话让夏初娘一张脸猛地涨得通红,连话都说得不利索:“无端端的,你……你和我提他做甚么?”

枣儿笑着打趣夏初娘:“你真的不晓得我为何提他?”

夏初娘更加窘迫:“枣儿!你……你欺负我……”

这时夏二娘正好路过,一见枣儿和夏初娘亲密的躲在草垛旁咬耳朵,不由昂着头冷哼了一声,扫了夏初娘手上的圆瓷盒儿一眼,阴阳怪气的挤兑枣儿:“也不见你送过我甚么东西,你眼里就只有她一个姐姐!”说完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就气哼哼的跺脚走了,枣儿和夏初娘无奈的对望了一眼,一起摇头苦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