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阿墨是有脾气的》阿墨 㚻 阿墨是有脾气的NP文

更新时间:2020-07-20 00:09:39

《阿墨是有脾气的》阿墨 㚻 阿墨是有脾气的NP文 已完结

《阿墨是有脾气的》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江南四叶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杨墨,唐魏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江南四叶原创小说《阿墨是有脾气的》,主角是杨墨,唐魏,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萧北辰抬眸看了一眼,道:“天天睡觉还可爱,那我要是天天都睡觉的话,你会觉得我很可爱吗?” 杨墨没有想到萧北辰这么不会接话,无奈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萧北辰抬眸看了一眼,道:“天天睡觉还可爱,那我要是天天都睡觉的话,你会觉得我很可爱吗?”

杨墨没有想到萧北辰这么不会接话,无奈的说:“你以后要是真正的看到它们就不会这样说了,那你有喜欢的动物吗?狗还是猫,或者仓鼠?我最喜欢的就是德牧了。”

“是吗?”萧北辰挑眉,“看不出来你喜欢这么彪悍的动物。”

杨墨不认同了,道:“哪里彪悍了,网上都说它们是黑脸大叔,还有好多警犬都是德牧呢?那么聪明又有颜值的狗子被你说的这么粗鲁。”

萧北辰听杨墨管德牧叫黑脸大叔,差点笑出了声,“黑脸大叔?墨,你才是那个最可爱的动物。”

“它们真的很可爱好不好?它们的魅力你不懂,不跟你说了。”杨墨卖力的辩解,最终放弃了。

萧北辰见杨墨气馁,于是自甘败下阵来,笑道:“好,可爱,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好假。”杨墨嘟哝了一句,随即转头看向窗外。

萧北辰在心里暗暗叫苦,哪里假了?他明明很真诚的,正冥思制造个话题出来,车子却已抵达公寓楼下,只好作罢。

杨墨道了声“谢谢”后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神情里并没有邀请他上楼坐一坐的意思,萧北辰忍不住地出声提醒,“你要上去了吗?”

“对呀!”杨墨本能的回答,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对了,你回去开车注意安全,慢一点,”随即指着车窗上那个考拉,“它可是会监督你的哦!”

萧北辰的眼中闪过一抹失落的神情,淡淡地应了一声,随即脚踩油门,车子稳稳地转了一个圈便卷尘而去,很快便不见了踪影。杨墨站在原地一阵震惊,心想,她又说错什么话了吗?

回去的路上,萧北辰正如杨墨看到的那样,车速快的像离弦的箭,本来40分钟的车程他硬是只用了20多分钟,车子熄火后却并不见他走出来,只见他趴伏在方向盘上,视线无意识地扫过车窗上的考拉,盯着它傲娇地说:“你叫什么名字?你会监督我吗?才不要你监督,睡你的觉去,天天睡觉和猪有什么两样,算了,反正你们都是亲戚。”

杨墨依旧如往常一样,熬了一点粥,然后洗漱。洗漱完后,便打开电脑一张一张的欣赏春节里拍的照片,她决定选几张出来修理一下,正聚精会神地在PS里修修剪剪,耳边突然铃声大起。她随意地拿过来一看,是萧北辰打来的,她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想起他离去时车尾的戾气,也不知道他又找她什么事情,忐忑地按下了接听——

“喂……”

那边良久都没有声响,杨墨一度怀疑是他不小心碰着了,正打算挂断电话,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话筒里传了过来,他唤她的名字。

杨墨莫名的心跳加速,道:“阿辰,是有什么事吗?”

“就突然想听下你的声音。”

杨墨不知如何回答,她对这种略带暧昧的对话始终衔接不上,况且,他们也已经不是男女朋友了,想到这,她很煞风景的说:“阿辰,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先挂了啊!”

又是一阵沉默,杨墨纠结该不该挂断电话,她从来都是等着别人先挂断,她认为这是一种礼貌。

但是,她又想起了父亲,她和父亲少有的对话中,每次都是父亲毫不带感情的挂断她的电话,对于这种情况,她每次都暗暗发誓,下次她也要有脾气一回,但等下下次时,却又是父亲咚的一下把电话先挂断了。

萧北辰的声音再次从话筒里传了出来,打破了杨墨的回忆,“这个考拉一直盯着我,瘆人的要命。”

杨墨一楞,一时没明白意思,道:“你说什么?”

萧北辰难得的耐心,道:“我不要它监督,它瞪我。”

杨墨恍然记起下午她说的那句,心想那考拉怎么惹到他了,那眼睛明明就是半眯状态的,萧北辰从哪里看出它在瞪他了?杨墨不禁在心中直翻白眼,但她还是笑道:“好好好,它瞪你,下次我用眼罩把它的眼睛蒙起来,那现在早点睡好不好?”

“好。”

这是在杨墨有史以来第一次挂断别人的电话,当然是她等了很久都不见萧北辰挂电话之后,所以她才主动的。只是这却让她的心动摇了一下,只有他把她当小女孩一样的宠,可是她却没有这样的福气。

新年上班的第一个周六,人力告诉杨墨有一位混血小朋友等在休息室里,零基础,问她想不想接收。杨墨想也不想的点头答应,现在赚钱是她最重要的事情。

她推门进去,一眼便看见了人力所说的那个小男孩,大概六岁的样子,棕色的头发,白暂的皮肤,不用人力说,都能看出来这是一个混血的孩子,此刻正好奇地用笨拙的手指拨弄着一把古筝的琴弦,发出不成调的曲声,旁边站着一个大人,想必是他的父亲。

听见门响,两人同时抬起头来,杨墨连忙打招呼,笑道:“你们好!我是琴行的竹笛老师,人力说你们想学习吹笛子?”

“是的,是我想学。”小男孩奶声奶气地说,杨墨没有想到这混血小男孩的普通话说的这么好,忍不住弯腰问他。

“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男孩正要开口,站在他身后的大人抢先一步,笑道:“他叫唐雨,但是我们一般叫他的英文名字Karl,我是他的父亲,唐魏。”

杨墨忙直起身子,笑道:“您好!您好!我叫杨墨,我们……我们先坐下说吧!”

“听人力说Karl之前没有接触过笛子。”杨墨见对面的男人举手投足间都是贵气,再加上自己并不太会东拉西扯,干脆直奔主题。

“是的,Karl去年看春晚的时候,对其中一个乐器类的节目特别感兴趣,于是他就一直缠着我嚷着要学。”唐魏简短的介绍。

杨墨听唐魏这么一说,当即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也缠着奶奶买笛的样子,不禁失笑,道:“小孩子总是有很强的好奇心,对什么都感到有兴趣,不过也挺好的,说不定长大以后可以派上用场。”视线移向紧挨着唐魏坐着的Karl,一双大大的眼睛很是美丽,又黑又亮,此刻他也正望着她,眼里带着无尽的好奇,杨墨温柔地问道:“我们先来试下课好不好?”

Karl乖巧点头。

杨墨不忘带上旁边的唐魏,笑道:“唐先生,我们也一起去吧!就在隔壁的琴房里。”

唐魏礼貌点头。

杨墨给Karl拿了一只F调的笛子,Karl拿在手中便猴急地放在嘴上吹了起来,只是声音真的不够悦耳,确实是零基础无疑。

杨墨轻轻把笛子从Karl的嘴上拿了下来,笑道:“Karl,我们先一步一步来,首先先来认识下笛子的基本结构?”

“好的。”Karl很乖巧的应道,对杨墨这位老师特别的尊敬。

“笛子总共有10个孔,第一个孔是吹孔。”

“哦。”

“第二个孔是要贴笛膜的。”

“为什么要贴?” Karl好奇的问,说着伸出手来预要把笛子抓在手里看个清楚。

“因为笛子是靠这个笛膜振动发出声音的,贴上笛膜后,我们吹气的气息通过这个笛膜的时候,它就会振动,然后笛子的声音就会变的更加的清脆了。”

“噢。”Karl似懂非懂的点头。

“然后后面的这六个孔呢?是要用我们的手指去按住它的,然后根据手指的变化和我们嘴唇口风的变化,它就会发出我们想要的音调了。”

“我的小手能够都按住它们吗?”Karl伸出他的十只小手指,预要去按。

“当然,你一定可以的。”杨墨鼓励的回道,随即帮忙把他的小手指给准确放在笛孔上。

……

......

“唐先生,您觉得还可以吗?”20分钟试课结束后,杨墨转身询问唐魏的意见,毕竟Karl会不会认她当老师,最终还得看他爸爸的意思。

唐魏并没有立即回答杨墨,而是低头看向Karl,道:“Karl,你想让这位姐姐当你的老师吗?”

Karl出乎意料地走到杨墨身旁,伸手拉住杨墨的右手,然后转头肯定的对着唐魏说:“想。”

突然被小男孩拉手,杨墨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低头摸了摸他的脑袋。

“看来Karl很喜欢你。”

杨墨本能地抬头望向面前的男人,却接触到一对略带探究的眼光,她立刻错开了视线,笑道:“我也很喜欢他。”

唐魏轻笑,冒出来一句不搭边的话,“以后就叫我唐魏吧!唐先生听起来总是觉得很疏远。”

杨墨愕然,这才见过一面就直呼对方的名字,这总让她有点叫不出口,但也只能应道。

唐魏见杨墨有些尴尬,于是转移了话题,笑道:“我们先预定5节课,一个月后我们就要去瑞士了,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请你教Karl笛子。”

杨墨又是一阵愕然,道:“好……好的,”顿了顿,补充了一句,“以后如果有机会,我当然愿意的。”

唐魏很爽快的在前台付款,Karl依旧拉着杨墨的手,站在旁边。杨墨目光无意识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打量起前台处唐魏的背影来,瘦长的身形,一身剪裁合体的暗灰色西装,亚麻色的头发衬的他有一种儒雅的气质……

“我爸爸是不是很帅?”突然,Karl的声音在她旁边响起。

杨墨短暂的错愕后,脸颊就像被火烧一样的红热,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这是在干吗?犯花痴?活了二十几年,何曾如此赤裸裸地观察一个结过婚的男人,一个有孩子的男人,而且还被他的小孩给抓了个正着。大脑反射的,她便想到了丽丽的金玉良言,“见到美男要镇定。”嗯,要镇定。

唐魏付完款后,见杨墨和Karl一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