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妖妻》妖妻出轨日记之韩艳 GL 妖妻全文无弹窗阅读

更新时间:2020-07-28 00:07:17

《妖妻》妖妻出轨日记之韩艳 GL 妖妻全文无弹窗阅读 已完结

《妖妻》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梁弓 分类:仙侠 主角:张阳,水月娘

火爆新书《妖妻》是梁弓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张阳,水月娘,书中主要讲述了: ‘闷死我了,好难受啊。’张阳只觉得浑身都被一股温热的暖流重重的挤压着,气儿都不上来。‘我怎么不能呼吸了呢?眼睛也睁不开,这是怎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闷死我了,好难受啊。’张阳只觉得浑身都被一股温热的暖流重重的挤压着,气儿都不上来。‘我怎么不能呼吸了呢?眼睛也睁不开,这是怎么回事?’张阳被挤压的头昏脑胀全身都挣扎不得,他的脑子飞速的转努力的回忆着。

‘我坐船回家,船行半路突然不稳。摇晃之中我跌落江心,想是我现在正在江水之中?这江水真热啊,是了,正值酷暑三伏水中应该不凉。’张阳想到这儿求生之心大起,双足用力一蹬。‘哗’耳边响起水声,这更印证了张阳的判断,张阳攒足力气又来一下突然感觉身子向前猛的蹿了出去,顿时冷风如刀顺着每一个毛孔向体内钻,丝丝入骨。

“哎呀,好冷啊。”张阳大喊一声,他没有听到自己的回音却听到“哇”的一声婴啼,谁家孩子哭了?一股清冷的气息直逼口鼻,‘啊呜’能呼吸的感觉真好啊。

“是个男孩儿,是个男孩儿。”接生婆抱起张阳大声的报喜。

“怎么回事?我要冻死了。”张阳又大声的喊叫,听到的仍然是“哇哇”的婴啼声。

“公子的哭声多响亮啊。”接生婆抱着张阳,两个女仆撩水小心的洗着。

“烫死我了,凉一股热一股的,想整死我啊?”张阳拼命的喊,拼命的挣扎。“哇哇”又是一阵婴啼声。

‘怎么我听不到我自己说话,光能听到小孩儿哭?难道我投胎了?’想到这儿张阳睁开眼睛四处张望,只见三个女人脸都有脸盆那么大。‘看来我是投胎了,不然不会看她们这么巨人的。人死了不是要走黄泉路、过奈何桥、看三生石、登望乡台的吗?不是要上阎罗殿经过审判才能转世的吗?我怎么直接就投胎了?不是要喝孟婆汤的吗?我怎么还记得前世的事呢?’

张阳前世生在乡村贫寒之家,他大学毕业之后做了律师,工作了不到三年刚在城里买了房子,想要回家去把父母都接到城里来,他正望着蓝天畅想未来不料船突然摇摆不定,许多人都被甩了下去,他二十七岁的生命就终结在滚滚长江之中了。

“看,这小脚丫一个劲的蹬。”

“这眼睛多有神?叽哩骨碌的转呢。”

‘她们说我呢吗?’张阳定睛好好的看看身边的人,接生婆抱着他他只能看到两个女仆都穿着青布衣裳,也看不出来是哪个朝代的,反正不是现代人的着装。‘我生到古代来了?’

“夫人,你看呐。”张阳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就露个小脑袋。接生婆把他立着抱了起来给躺在床上的女人看。

“放这儿让我抱抱。”床上的女人一头的汗水,看来是折腾的不轻。

‘这就是我今世的母亲吧?’张阳眨着小眼睛躺在她的身边一股浓浓的亲切之感迅速侵遍全身。感觉身周都被一团暖暖的气流包裹着似的,那么舒适、那么宁静、那么强的安全感,他闭上眼睛每一次呼吸都是一种美-妙的享受,很快他就呼呼睡着了。

张阳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摇篮里,铺的盖的也不知是什么材料的被褥反正软软的暖暖的很舒服。

“月娘,你多休息会儿吧。”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我元气已经恢复了,我来看看儿子。”水月娘扶着摇篮向内望着:“官人,儿子醒了。”

‘月娘?官人?呵呵,太有时代感了。我一定是生在古代了,不知道我家里都什么样啊?我家境应该还不错吧,不是大富也是小康了,穷人哪有心情喊什么官人,都喊孩儿他爹。’张阳盯着他今世的母亲笑微微的胡思乱想。

“抱过来我看看。”又是那个男子的声音

‘我爹不会是残疾吧?看个孩子还得让我妈给他抱过去,他不会走呀?’水月娘可不知道小家伙脑子里在想什么,她小心的抱起张阳走到那男子身边坐好。

“官人,给儿子起个名字吧。”

“我先看看他体质如何。”

一股暖流迅速涌遍全身,仿佛血管一瞬间都被加热了似的。这种温热的感觉很美-妙很舒适,可很快就消散了。

“很好,经脉坚韧顺畅宽阔,底子还不错。他若是悟性好有毅力说不定能有大成就,我平康王府又多一个好苗子。”

“那还用说?平康王府无影箭张振羽的儿子体质能差么?”水月娘一脸的骄傲,平康王府在东都的地位那是不可撼动的第一,无影箭张振羽毫无疑问是平康王府的支柱。

‘什么平康王府?我不是生在武将之家了吧?难不成我将来要骑大马挎大刀拎长矛的上战场?不对呀,武将哪有叫什么无影箭的?不都叫什么忠勇候、上将军之类的吗?无影箭这么江湖的绰号,莫不是我生在哪个江湖门派之中了?这也太离谱了吧,我练武功能练成啥样啊?能有令狐冲厉害么?无影箭?我光听说过无影脚,我能有黄飞鸿厉害么?’张阳人虽小灵魂却不小,脑子不闲着的乱想。

“小孩儿如同初升的太阳,我也盼他能振兴平康王府,愿他如日中天。就取个‘阳’字吧。”张振羽很平静的说

‘张阳?我的天哪,你会算吧?我是叫张阳,我上辈子就叫张阳。莫非冥冥之中早有注定?我前世的爹也是盼我如日中天才给我起名叫张阳的吧?可叹我这一世与你们时空隔断,若是生在同一时代过几年我长大些也好去望你们一望,我这和你们隔的不只是地域还有时间啊,不知我们相隔有几百年几千年呢。冥冥中若真有主宰请保佑我前世的父母早日脱离丧子之痛,让他们过一个幸福安康的晚年吧。’张阳才来到这个世界不足半日还不是很适应,不由自主的怀念起前世来了。

“张阳?好,愿我们的儿子像太阳一样永恒,修成仙道与天地同寿。”水月娘慈爱的目光并没有让张阳感到幸福和温暖,倒让他眼睛瞪的如同圆规画的那般圆。

‘什么玩意儿?修成仙道?我的妈呀,我以为让我练武功就挺离谱了呢。我这世的父母不会是精神病吧?’张阳哪里想得到这个世界与他的前世相隔的不只是时间上的隔离,这个世界根本不是他前世所生存的那种世俗界,这是仙、魔、人、妖并存的世界。

“修成仙道谈何容易?我平康王府人才济济八百年来也未有一人修成仙道,就是整个东都也没听说过有人修成仙道。”张振羽淡淡的说着。

‘八百年?一个王朝能屹立八百年都算是大朝代了,一个什么平康王府就存在了八百年?’张阳只觉得脑子里一道雷一道闪的,感觉消化不了他们说的话似的。

“孩子才刚刚出生修仙的事还言之过早,我们带他去见见族人吧。”水月娘抱着张阳站了起来,张阳才有机会看看这屋子。

整间屋子里所有的家具、摆设都令张阳瞠目。床是半透明的白玉色岩石做成的,雕工异常的精美,床上哪有什么被褥,铺的竟然是两米多长三米多宽的兽皮。桌子、凳子全都是各种石头做成的,酒杯通体透明像是玻璃做的,又像是水晶做的。打破张阳的头他也想不到那酒杯是用含有能量的晶石做的,普通人家便是有那样的一块上品晶石拿去换钱也够生活个几年的了。

“好,你要多多进补,不光为了你也是为了给儿子打好基础。”张振羽一翻手也不知从哪里就拿出一粒药丸来。

“我的元气真的恢复了,再说这种低级的丹药我便当饭吃也补不了多少真元啊。”水月娘只看了一眼没有接

“不是给你吃的,是给儿子的。”

“他咽得下么?再卡着他了。”

“谁让他直接吞吃了?你用水化开,每天滴几滴喂他,或者用绳拴起来吊在他鼻子前面让他闻。多少吸收点真元气总是好的,只别给他喂多了,看他能不能吸收得了。”

“好吧,就依你。”水月娘伸手一比划也不知她把那药丸收到哪里去了。

夫妻二人说说笑笑并肩走在自家的庭院之中,石阶上画廊中处处都是浓浓的温情与幸福。一只白毛大老虎懒洋洋的靠在墙角打瞌睡。

‘我的天哪,那是什么?’张阳惊的“哇”的叫了一声。‘院子里怎么会有老虎啊?’

“不怕不怕。”水月娘赶紧的拍拍小张阳“它叫追风,以后它会驮着你去很多地方玩的。”

“追风,别打盹了,你吓着公子了。”张振羽跟那老虎说话竟然像跟人说话一般。

“嗷~~”那白老虎抖抖毛直了直身子化作一团白雾瞬间又凝结成形,它变Cheng人了,变成一个很英武的白衣少年,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他还笑吟吟的朝张阳走了过来。

‘妖、妖、妖怪呀!看来我父母也不是凡人啊,我不会生在妖洞里了吧?那我不也成了妖怪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