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遥远的遥远》时间退回遥远的遥远的过去 反攻 遥远的遥远T吧

更新时间:2020-08-05 12:04:35

《遥远的遥远》时间退回遥远的遥远的过去 反攻 遥远的遥远T吧 连载中

《遥远的遥远》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张爱棉张爱棉 分类:浪漫青春 主角:陆母,安小姐

经典小说《遥远的遥远》由张爱棉张爱棉所编写的浪漫青春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母,安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很多很多次,妈妈都想和你说一说心里话,但是又怕这些话会给你压力,让你产生负担。可是今天,你站在这里一语不发,妈妈突然就想到了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很多很多次,妈妈都想和你说一说心里话,但是又怕这些话会给你压力,让你产生负担。可是今天,你站在这里一语不发,妈妈突然就想到了当年你爸爸疯癫的场景,妈妈是真的怕你会做出什么傻事。儿子,你肯定不是因为学业上的事情苦闷的,是因为某个女孩吗?“

”不是。“不是女孩,她已经是女人了。如果我能在她是女孩的时候和她重逢,所有的失利都不会让我气馁,但是现在有些事情是无力回天的,这才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不,一定是。“陆沉脸上痛苦万分的表情让陆母肯定。

”妈妈,或许我是错的。“陆沉没有觉得为遥远拼搏与等待长达十一年之久是错的,没有觉得他孤注一掷饮鸩止渴是错的,他觉得大错特错的是自己找到了她——没找到的时候遥远的存在是催人奋进的,而找到之后,她近在眼前的事实就会滋生出占有的心思,欲望让人痛苦,欲罢不能让人苦不堪言。

”是她么?“

陆母胸有成竹又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陆沉诧异。

”你知道?“难以置信,虽然妈妈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陆沉能感觉到她口中的”她“就是遥远。可是自己十年来对她只字未提,妈妈怎么会洞察到?陆沉知道他的妈妈绝对不是歪打正着,更加不是故意套问使他不打自招。陆沉一头雾水。

”妈妈,你今天看到我们去花海了是吗?“

”你是说她今天来过?“这次换陆母诧异,这个活在她儿子梦与回忆里的女孩竟然出现了!并且就在自己的家门口!就是今天!

”妈妈你——“陆沉更加困惑。

陆母虽然不知道来龙去脉,但是旋即喜笑颜开:”儿子,今天送你回来的朋友,莫不是,莫不是就是她?“

”是,妈妈。可是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她的存在的。我从来没有——“

”阿沉,有一件事妈妈一直没有告诉过你。你每天晚上睡觉都会说梦话,每次的梦话内容都是一模一样,一个称呼,没有名字——姐姐。“

”每天?“

”是,每天。“

是,每天,每天你睡着之后,我都会去看看你睡熟的样子。

“妈妈,儿子错了。”十年了,陆沉到今日方知妈妈是如何爱他。他感到罪孽深重——因为他妈妈想得没错,轻生的念头确实在他的脑海中有个一瞬间的盘桓。

陆沉将埋藏在心底的故事和盘托出,也将目前的境遇如实相告。人的感情冲动就在一刹那,说不定明天黎明降临,他便会懊悔今天冲动的言行,但是那是明天的事,今夜适合促膝谈心。

“这么说来,我应该亲自感谢安小姐。如果没有她,我怎么可能拥有这么一个优秀善良的好儿子呢?而安小姐本身也是值得我敬佩的,她是一个好孩子。”

“可惜她现在已经不是孩子了,而是别人的妻子。”

“你是要放弃吗儿子?”

“你想我坚持吗妈妈?”

“我想,但是不愿意。如果你不是我的儿子,我肯定会无比支持你——当年,我执意要嫁给你爸爸,性质比你现在还要惊世骇俗,可是我孤立无援,只能自己艰难地跋涉,我父母甚至骂我贱货,可是就算全世界说我是下贱坯子我也不在乎,因为这和嫁给你爸爸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所以,我是支持你的;可是作为你的妈妈,是不忍心看她的儿子受苦的,而且你同我当年的情况不同,当年的我只要有勇气坚持就够了,可是你就算有勇气坚持不懈,也不一定能等到安小姐,正如你所说,他们夫妻恩爱,你根本就无法撼动,也不愿意破坏人家的感情和家庭。儿子啊,你这比妈妈当年要困难重重啊!”

“那妈妈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妈妈什么意思都没有,因为我知道你心里有数。不管我说什么也不管现状是何等不容乐观你肯定会等安小姐的。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你可能会改变,但是我知道肯定不会是现在。妈妈不会阻碍你的。”陆母将陆沉头上的稻草撇掉,“爱她你是痛苦的,不爱她你连你幸福的余地都没有了。”

“妈妈,这么说来我有点羡慕你了,以前我总觉得你很傻,为了一个丝毫不爱你的人浪费了所有的年华,一无所获。但是我今天恍然大悟,原来你是幸福的。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与要求都不同。有的人定义的是对方要爱她,有的人定义的是是自己还爱着对方。妈妈,今天你是我的朋友。“

”其实你爸爸,也想当你的朋友的。“

陆母为陆父说好话,可是陆沉并不相信——他从来没有关心过自己,也没有呵护过自己的妈妈,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小木工。

”他只是不善言辞。“陆母继续为丈夫说好话。

”不善言辞和不言辞有质的区别。“陆沉倒不是怨怪爸爸对自己的冷漠,而是气恼他对妈***视而不见。

”好了,儿子我们回屋吧。妈妈为你洗了你最喜爱的夏黑葡萄。你已经一年多没有吃过了。“

”妈妈,我现在不想吃葡萄。我饿了。“

晚饭陆沉只是象征性地动了动筷子,因为他没有胃口,食不知味,现在他的心情畅快多了,肚子也自然发出了一天空瘪的哀嚎。

而遥远也坐在沙发上和她的父母闲话家常,吃着沭阳赫赫有名的夏黑葡萄。安母一个劲地摇头,说女婿没来可惜了。

”有什么好可惜的,我家闺女回来了就行。“酒罢,客人离去,安父推门进来。他不太喜欢边战。至于为什么他也说不清,可能是觉得他抢走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爸爸,葡萄挺甜啊,你这语气怎么这么酸溜溜的?边战真的是太忙了,不然他就同我一起回来了。“

”忙,大老板自然忙。我当初也是瞎眼了,鬼迷心窍了,怎么让你嫁那么远,一年见不到五次不说,五次加起来不如人家一次的时间。“

”那我嫁到隔壁村,骑个电瓶车就到你开心啊?“

”话是这么说,但是又不是这个意思——好啊,你这是胳膊肘往外拐哦。“安父是大队书记,平常一副大领导的架子,但是一到闺女面前就变成爱生闷气老是撒娇的小孩了。“生个闺女是给人家累死累活的,还不如不让闺女出嫁。”

“不不不,安大人此言差矣,你应该从源头上处理这个问题——不生闺女是不是?”

“那不行!没闺女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那你还嘟嘟叨叨,你女婿是不是要负荆请罪你才能原谅他啊?是的话,我上淘宝上看看有没有卖荆条的,行不?”

“一张好嘴。”

“关键是种好。”

安父伸出手捏捏遥远的脸蛋——他的鼻子突然酸酸的,闺女27岁了,可是在他心中还是没有长大的小孩子,怎么突然就嫁给别人了?也不是突然,都嫁了很多年了。他总觉得他的遥远瘦了,都说瘦了好看,但是他不赞同,好日子滋润哪里会瘦,瘦的原因不是受苦就是受累,不是受累就是受穷。遥远说她都没有,可是他还是不信。

“爸爸,你喝多了,要不然我们走,给你休息休息?”暖暖知道父亲又在怜惜自己,心里也忍不住伤感。

“我才没醉呢。今天高兴,多喝了二两,没有影响。平常你就是吃一顿饭就走,我都不敢喝多,生怕不小心喝醉,让你看着心疼,今天你要在家里过夜,我就想喝再多也不怕,反正你不走。多长时间了?你懂不懂啊?”

爸爸是问多长时间没在家住过了。一醉酒,他的语言就会产生极大的跳跃性。

遥远看着醉醺醺的爸爸,听到这个问题,眼泪簌簌直往下砸。她仿佛又看见了她昔日寒暑假回家的场景。

爸爸歪着头问:“安遥远同学,你知道你离开家多长时间了吗?”

遥远也歪着头说:”安宁书记,貌似五个月了。“

爸爸摇摇头:“整整五个月零十一天。”

“整整”和“零”可以删去的,但是一点都不赘余。

“整整五个月零十一天呐,准确地说是一百又六十四天。你知不知道啊?”

你知不知道?你懂不懂?每次爸爸都是以这个问题收尾。

遥远的心有点疼痛——廉颇老矣,爸爸以前的酒量可没有今天这么寒碜,最起码六两酒下肚才会摇头晃脑。

“你懂不懂啊,安遥远同学?”

遥远背过头去,飞快地抹掉眼泪,“安遥远同学不懂。”

“安遥远同学已经整整一年外加四月零十三天没在家里住过了。”爸爸喝醉了,心酸地大笑,笑得样子可怜兮兮。

遥远的心快要碎掉了,回家明明是一件开心的事,但是她爸爸一喝醉就会动情,一动情就会伤情。暖暖跑出去洗把脸。

她发现院子上方的星空也是含情脉脉的样子。

夜色啊夜色,你何必如此暖人——遥远回头凝望屋内的灯火通明,觉的她家小小的院落也摇身一变,变为了一个闪闪发亮的星球。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