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不等落叶只等你》落叶等秋风,而我、在等你 虐文 不等落叶只等你穿越文

更新时间:2019-08-20 19:24:55

《不等落叶只等你》落叶等秋风,而我、在等你 虐文 不等落叶只等你穿越文 连载中

《不等落叶只等你》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蔣紫铱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符笑,萧凤霖

火爆新书《不等落叶只等你》是蔣紫铱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符笑,萧凤霖,书中主要讲述了: 萧凤霖脸色发白,立刻认错,他小时候被收拾的特别惨,现在都有阴影,毕竟这位不是心慈手软的主。 “木凛,他只是说了句实话,又没有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萧凤霖脸色发白,立刻认错,他小时候被收拾的特别惨,现在都有阴影,毕竟这位不是心慈手软的主。

“木凛,他只是说了句实话,又没有错,你何苦为难他,朝他发脾气。”

萧凤霖的一顿指责,符笑并没有迁怒,因为那些都是木凛所作所为,只是有个人点明而已。

木凛扒在符笑的枕头边,眼睛都不眨的看着符笑,“我只在意你,他只是个外人。”

萧凤霖身子不稳,踉跄一步,差点跌倒,那句话像被放了重复键,一直萦绕在耳朵边循环播放,他居然是外人。

只是个外人。

三个人没有争执出结果,病房门咔的打开。

三个人排对排的走进来,后面那个男的还托着女人的手。

见到来人,木凛周身冷气一变,声音好听的像清泉:“阿姨,您们来了。”

萧凤霖也跟着萌萌的唤着:“阿姨。”

走在前面提着保温壶,笑的温柔真诚的是符妈,后面跟着两个人。

女的脸庞圆圆的不是特别白,柳眉大眼,鼻子也是小巧玲珑,头发挽在身后,说不上很漂亮,但是五官端正,从她眼睛里可以看出是个精明的女人。

穿着一套宽松的长裙,二十四五岁年纪,挺着个大肚子,人有点微胖,就是不懂月份的人,也看得出来过不了多久,会生。

男的年纪与她相仿二十来岁,脸有些方正,浓眉大眼,是个很帅气的男人,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子,高高瘦瘦,总体看上去气势不弱。

这两个人是符笑的大哥符清和大嫂刘雨。

符妈对着病房里面的两个男孩道了谢,才问符笑:“笑笑,饿了吧,妈给你带饭来了。”又面向另外两个略微局促的人和蔼可亲的说:“你们两个一起吃吧,辛苦你们了,在学校符笑也没有少麻烦你们吧。”

木凛接过符妈手里的空碗:“不麻烦,符笑品学兼优,老师经常夸奖她。”

符笑和萧凤霖互相看一眼,身子各一寒,符笑头都大了,感觉感觉晕,萧凤霖则是差点被口水呛到。

“是吧,我闺女从小就调皮捣蛋,老师还会夸奖她?”

了解自己女儿是什么性格的符妈持怀疑态度,没有因为这句话就乐滋滋晕了头。

萧凤霖似笑非笑的说:

“阿姨,那是你不知道她在学校有多认真上课,她的表现班里都是有目共睹的,不然,班里怎么会选择她做副班长呢。”说来符笑是个奇特的存在,听说上了初中后,早自习只有寥寥几次没有迟到,更是一个手掌的数得过来。

不知道是她运气好,还是老班是个不管学生的老师,她从来没有被请过家长。

说老班不管,又不尽然,其他迟到早退的同学,基本上无一例外都被请家长了,符笑迟到是家常便饭,翘课也做,

萧凤霖调查过,发现符笑是唯一一位有翘过课、上课睡觉,而被老师另眼相待的学生。

然而,萧凤霖在短暂的几天相处中,也知道符笑在班上考试从来都是前四名,从来不曾掉出第四过。

符笑上课不吵不闹,从上课到下课都是安安静静,她之所以安静,是因为她在认真看书,书壳上套着语文字眼的保护套。

下课时,萧凤霖有幸翻看那本书,是一本穿越小说,她上课时光明正大的挂羊头卖狗肉,并且,没有人发现。

身边符笑和哥哥嫂嫂打着招呼,场面一度其乐融融。

符妈没有听出来萧凤霖话里话外的讽刺意味,坐在木凛搬过来的凳子上,与他说起女儿小时候胡闹的事。

“……她那时候小,跟着爷爷奶奶在家里,她爷爷奶奶不怎么管她,放养的,夏天的时候,她跟着比她大点的孩子,跑去河边放牛,河对面的人花生就种在河边的沙地里,他们一群人拔了花生摘了老的花生,把花生苗又种了回去,七八月份的太阳一晒,花生苗就蔫蔫的干了。”符妈喝了口木凛倒的水,继续道:“这还不算,他们生花生吃腻了,找了个平平的草地刨坑,准备烤熟了吃,只有花生又觉得太过单调,瞄到坑旁边,草地下面的红薯地,东挖一个,西挖一个,专门挑大的要,晚上回去,整的灰头土脸的回去,衣服上都是黑灰,她爷爷奶奶一问,她什么都不说,后面故态复萌,被大人抓了个现形,她才承认。”

萧凤霖捂着脸,咬着后槽牙,才没有笑声,符笑就是个神人。

他想回一句,这是女孩子会做的事情吗,明明是个男人婆,但是想到这句话可能面对的后果,昧着良心,憋回想要说的,吐出一句:“符笑……”真活泼可爱。

木凛听的认真,符笑从来没有说过这些,担心萧凤霖口无遮拦,说出冒犯的话,抢先道:

“符笑小时候调皮可爱,现在又聪明伶俐,都是阿姨你教导有方,人家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果然不假。”

符笑听见木凛睁眼说瞎话,哆嗦着在心里暗骂:“哼,混蛋!油嘴滑舌!”

萧凤霖磨着后槽牙,心里嗤笑。

有其母必有其女!

哥还真能扯,他从头到脚都没有看出来符笑和符阿姨哪里有现象之处。

哥为了讨好符笑的家人,也是下了血本了。

萧凤霖原本以为木凛一个大男人呆符笑病房,符笑家人会兴师问罪,哪知道他顾虑太多,根本没有这种事。

符妈立刻就笑了,笑的前俯后仰,符妈对木凛的印象深刻,觉得木凛是个靠得住的男孩子,还有就是木凛那张老少通吃的脸,给人乖巧又和善的感觉,甚至带着孩子般的稚气。

现在被木凛这么一夸奖,浑身通畅,觉得这孩子真有眼光,她弟媳老说她们对符笑太过偏爱,现在她不这样认为了。

细细打量着瞳仁清澈如水晶,透明又干净的木凛,符妈觉得这孩子长的真正的好看,模样生得精致。

木凛弯唇一笑,眸底似有潋滟水光,很容易让人看得移不开视线,特别是符妈本来就很欣赏他,更是羡慕生了这孩子的家人:

“我们经常在外面跑,附近都熟悉,你这孩子是镇上的还是附近哪个村子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