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赤地正是雨季》赤地正是雨季免费 年下攻 赤地正是雨季健全文

更新时间:2019-08-24 23:02:36

《赤地正是雨季》赤地正是雨季免费 年下攻 赤地正是雨季健全文 已完结

《赤地正是雨季》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吴岩WY 分类:现实 主角:殷欣,苏菲

完结小说《赤地正是雨季》是吴岩WY最新写的一本现实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殷欣,苏菲,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殷欣登上了北去的列车,正值下班时间,车厢里人虽然很多,不过相比北京下班高峰时的情况要好多了,人和人之间还到不了触碰的程度。月台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殷欣登上了北去的列车,正值下班时间,车厢里人虽然很多,不过相比北京下班高峰时的情况要好多了,人和人之间还到不了触碰的程度。月台上有地铁的工作人员维持秩序并控制乘客流量,看到车厢里的人快满了,他们会阻止人们上车,而且新加坡人也是很有礼貌、很斯文,看到车厢里人很多就会自觉地等下一辆车。在北京,每一次下班挤公交车或者地铁都好象打仗一样,如果没有一点技巧或者力气,是根本别想早回家的。

殷欣站在干净、舒适、吹着冷气的地铁车厢里,想着今天在公司经历的一切。她感到公司现在的情况很复杂,公司正在改组,还有行政部压抑的氛围,以及本部门为了争夺副经理职位的暗斗……。她在心里对自己说:自己只不过在这里工作两年,只要把分内的工作做好就行了,最好不要管别人那么多闲事。她又想起了苏菲跟艾利克,心里说:艾利克的年纪都快当她爸爸了,也不知道苏菲是怎么想的?会不会是因为苏菲跟艾利克的事,安娜和南希她们才会在背后议论自己?看来以后自己一定要注意言行,免得让人说三道四,也给中国人脸上抹黑。

下了地铁又转巴士,过了几个巴士站后殷欣下了车,她没有着急回家。在巴士站她举目四望,看到不远处有一些店屋就走了过去。这里是一个区域中心,组屋楼下有杂货店和咖啡店,她看了看手表,六点多,想到中国的亲人们一定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她的消息,就找到一间卖电话卡的店铺,买了一张10元面值的电话卡。

殷欣在组屋楼下找到了公用电话,按照电话卡上的说明终于拨通了父母家的电话。电话先是由总机接听,然后才转给了家里,她看到公用电话屏幕上显示的剩余时间在飞速递减,心急如焚。

那个年代打国际长途电话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一张10元面值的电话卡从新加坡打到北京大概只能讲4分钟左右,而且是从总机接听就开始扣钱了,不管分机有没有人接听,都是按分钟扣钱。

电话响了几声有人接电话了。

“喂?”殷欣看着公用电话屏幕上飞速递减的数字心脏越跳越快。

“喂—,哪位?”殷欣听出是父亲的声音,他习惯性地拖着长腔。

“爸,是我。”殷欣快速地说。

父亲先停了几秒钟,接着问道:“是欣欣啊?怎么样啊?”他提高了音量,有些激动。

“都挺好的,您跟我妈就放心吧。”殷欣来不及说太多。

“欣欣,住的怎么样啊?办公环境好吗?天气热不热?”这是母亲的声音。

“住的还可以,办公环境很好,有空调。电话很贵,我给您们写信再说。”

“肖军刚刚还打电话来问呢!你吃的怎么样啊?”母亲满是焦虑的声音。

“吃的还可以,公司有食堂。”殷欣快速地回答着。

电话里出现了忙音,殷欣赶紧说:“电话要断了,不说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已经断了。

拿着电话听筒,殷欣直愣神儿,她没想到从这里打国际长途回家会这么贵,才几句话50多块钱人民币没有了,还好至少家里人知道她现在平安。想到肖军,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应该给他也打个电话。想到这里,她转身又去买了一张10元面值的电话卡。

同样的情况,肖军家的电话也是由总机转的。

“喂?”殷欣问候着。

“喂。”殷欣听出是肖军的母亲沈月琴接的电话。

“阿姨,我是殷欣,小军在吗?”殷欣虽然心里着急,还是尽量把速度放慢。

“欣欣啊,你妈妈刚刚打来电话,小军在,等一下。”沈月琴的声音有些激动。

很快肖军来听电话了:“欣,你还好吗?”肖军的话语里透着极度的担忧与关切。

“挺好的。”殷欣不知该怎样跟肖军说,只能简单地回答。

“住的地方怎么样?工作环境跟原来设计院的时候一样吗?”可能是因为父母在身边,肖军竭力想让自己的语气平稳,但是殷欣听出来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嗯,还行,差不多。”殷欣的回答还是很简单,一时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殷欣等了一会儿听肖军没说话,就问道:“你还好吗?”

“嗯,好。”肖军的回答跟她一样很简单。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殷欣想可能肖军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千言万语,诉不尽的离别愁绪,此刻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看着电话卡的剩余时间马上要到零了,就说:“电话卡快没钱了,我们写信再说吧。”她刚说完,电话里便出现了忙音,她听到肖军说了一句:“好,给我写信。”接着电话就断了。

殷欣挂了电话,心里感觉酸酸的,听到了父母和肖军熟悉的声音,感觉他们就在自己身边,可是却摸不着,看不见,她的眼泪在眼圈儿里打着转儿。在海外打拼的人要过的第一关就是克服自身的孤独感,无论如何都要让自己变得勇敢和坚强起来,否则将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几分钟后,殷欣的心情逐渐平复,她长出了一口气,好像完成了一件大事。她走去了不远处的咖啡店,看了看里面各摊位的食物,有些食物她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只好又吃了一盘菜饭。吃完了饭,她去杂货店买了枕头、床单、枕套、毛巾被和一些生活用品,然后抱着枕头、拎着大包小包走回了家中。

殷欣回到家时已经八点了,可是王英还没回来。她把床单铺在床垫上,又把枕套在枕头上套好,看了看自己的床铺觉得满意了,她拿了毛巾和换替衣服去冲凉。

冲完凉,殷欣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回房间,一开门她看到王英已经回来了,便微笑着打着招呼:“王英,你回来了?”

王英看到殷欣点了点头,答应着:“哎。”说完也拿着毛巾和换替衣服去冲凉了。

殷欣想起来莉莉让她交一张一寸的照片做工作卡,她打开行李箱,找出了一个信封,拿出一张一寸彩色照片放进了钱包里,这是她出国前特意在照相馆加洗的,就是怕来了以后做证件和填表格要用,没想到真的就派上了用场。

殷欣把行李箱收拾好,正好王英冲凉好了走进房间。

王英微笑着问殷欣:“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

殷欣在自己的床垫上坐下来,看着王英说:“感觉工作环境比国内要好,很现代,公司的福利也还可以,我们有自己的食堂。”

“那不错啊!你的公司在哪里啊?”王英羡慕地看了看殷欣,像昨天一样,她把毛巾挂在衣架上,又把衣架挂在了窗户上,然后她也在她的床垫上坐了下来,用梳子梳着头发。

“那一站叫……。”殷欣努力回响着地铁站名,还是想不起来,就说:“靠近市区,有很多高楼。”

“Raffles Place(莱佛士坊)?”王英说道。

“对,对。”殷欣高兴地应着。

“哇!那里可是新加坡最繁华的商业区。”王英羡慕地说。

“所以我觉得很现代,办公室是很摩登的那种,开放式的,而且每个人一台电脑。”殷欣似乎也觉得很满意。

“真不错!我跟你就没法比,我在工业区。”王英看上去好像挺自卑的。

“工作环境是不错,可是感觉有点……压力。”

“怎么了?”王英露出不解的神情。

“不知道,可能是刚来不太习惯,我的公司在扩建改组。”殷欣解释着。

“噢。”王英这才明白,劝慰着殷欣,“别想太多,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殷欣笑了笑,又问道:“你的护照公司收了吗?”

“收了,我们这一批的都收了。”王英坐到殷欣的身边小声说:“我听说,我们这里最早一批来的,他们的护照本来是没有收的,后来,过了没几个月,人跑了一半,以后再来的人,护照就全被扣了。”

“是吗?”殷欣惊讶得张大了嘴巴,问道:“为什么要跑啊?他们都去哪儿了?”

王英小声说:“有的回国了,也有的去别的国家了。”

“回国?为什么?好不容易出来了?去别的国家?去哪儿啊?”殷欣十分不解,她以为拿着护照出国来看看,知道资本主义国家是怎么回事就行了,没想到原来这里并不是“终点”。

王英说:“你知道吗?有很多来这里工作的人,在中国有很好的工作和前途,他们有些是研究生,甚至博士生,只是因为国门打开,很想出国来看看,结果来了以后,他们做的工作甚至还不如在中国一个技术工人做的工作,所以心理都不平衡。我的公司前不久来了一个中国的研究生,他在中国的一个研究所搞研究的,来公司以后,上班的第一天,老板让他拿着扫把把车间里扫一扫,他一听就很生气,跟老板说‘我在中国是搞研究的’,老板也很生气,说‘我现在只缺一个扫地的’,结果他一气之下,趁着去银行开户口的机会,到机场买了张机票回国了。”

“啊?”殷欣想起来今天她在公司也是一直在打杂,要知道在中国的时候她也是几个重点设计项目的骨干呢!

王英接着说:“我听朋友说,有一个中国来的工程师,在一间公司做了一年多,表现挺好的,公司刚好进了一套德国的设备,就派几个人去德国学习,结果她在德国期间失踪了,听说去了美国。”

“是吗?”殷欣的内心感到极为震惊,王英讲的这些她闻所未闻。

“其实走了的这些人,我挺理解他们的。你看,我们在中国,不管在什么单位,都没什么压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