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春闺暖》春闺 健气受 春闺暖网盘

更新时间:2019-08-26 18:22:02

《春闺暖》春闺 健气受 春闺暖网盘 连载中

《春闺暖》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EZ伊泽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张延远,惠娘

火爆新书《春闺暖》是EZ伊泽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张延远,惠娘,书中主要讲述了: 回了衔玉院里,齐氏脸色仍是不好。 “母亲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请大夫过来看看?”张令晨扶着齐氏坐下,问她道。 齐氏摇头苦笑,“心里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了衔玉院里,齐氏脸色仍是不好。

“母亲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请大夫过来看看?”张令晨扶着齐氏坐下,问她道。

齐氏摇头苦笑,“心里头的病,哪有药可医。”

“是因为父亲?”

“是也不是吧,因为他,也因为我自己。”齐氏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刚才外室那个差人来请走了你父亲,说是晴姐儿病了。”

“父亲又不是大夫,病了不去请大夫,来请走父亲算什么意思,她打的什么主意!”听齐氏一说,张令晨一阵窝火。

“请不请是她的事,可去不去却是你父亲的事。她请走你父亲是不合规矩,可你父亲愿意去,谁能拿他们怎么办?”齐氏说完觉得情绪理顺一些了。

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不发生。决定权在张延远身上。可张延远却任这些事发生,甚至有时还上去添把火。他做出一份无辜的样子,要么把责任推给齐氏,说齐氏性子太要强逼走了他,要么把责任推给范云芝,说范云芝当初对他太主动。但实际上,罪魁祸首就是他。

总这样一来二去的折腾,不止是张延远对她的感情淡了,她何尝不是对这份感情淡了。所有的爱恨,都藏在心里最深处,是给那个已经在她心里死掉的张延远的。现在这个人,她只是陌生人罢了。

江嬷嬷看着齐氏长大,自然能察觉她心境的变化,于是说道,“原先还担心太太,现如今我放心了。从前太太将他们放在心上,气的不过是自己。太太能想得通,把他们当阿猫阿狗的就好。偶尔听几声狗吠,就当是解闷儿了。”

张令晨却是气的不行,外室那个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差人将张延远叫走。她恨不得立刻就冲过去,把人打一顿,再拉着父亲回来。

“母亲,您当时怎么不拦着!”

“觉得拦着也没什么意思。他爱去就去吧,留得住他的人,难道就能留住他的心吗?”齐氏自嘲道。

“要是连他人都留不住,又怎能留住他的心呢?”张令晨反问。

齐氏不接她这句,反而自省似的说道,“我跟你父亲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单单是他的问题,我也有错。不过我伤心的是,即便我有不对的地方,他直说就是了,怎么会去抬举个外室来给我添堵。难道我就错的那么深?难道我们多年的夫妻情分,都不值得他做事前仔细思量思量?”

齐氏不是气他,而是真的伤了心。她知道年轻时许下的海誓山盟,只能说明那时的真心。人都是会变的。可她没想到张延远竟然变成了她最害怕的那个样子。

因是年少相识相知,所以额外珍视这份感情吧。张令曦突然生出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齐氏道,“我突然一点都不恨范云芝了。不管她是怎么算计咱们的,说到底,还是你父亲抬举她,给她机会。”

“母亲,您也知道是父亲抬举她。我看父亲未必对她有真心,只要母亲您好好地跟父亲将误会心结都解开,哪里还有她的立足之地。”张令晨一直都想说这话,可齐氏先前那个样子,她不敢说出来。

“我跟你父亲之间,没什么误会,心结却是有的。我为了你和令晞,已经退了一步了,再不会忍让什么。”

江嬷嬷也忍不住上前一劝,“您跟老爷琴瑟和谐,日子才能过的舒心。要我说您也不要一味退让,适时去争一争...”

“她凭什么跟我争,我又为什么要去跟她争?”齐氏语气平淡地打断江嬷嬷的话,“我不会为了争这样一个丈夫,掉了自己的身价。”

齐氏骨子里仍是要强且骄傲的,张令曦这才对娘亲心生几分敬意。这几年她冷眼看着周遭发生的一切,觉得比别人多活了一世,什么都看透了。在她眼里,齐氏只知整日愁眉不展,却不做些什么来挽回张延远,实在是没出息。可原来齐氏不是不作为,是不屑作为,她对张延远的深情不许她低头,她骨子里的骄傲也不许她低头。

又想到昨个齐氏为了她和长姐,对张延远做出的让步,张令曦骤然有些心疼。原来齐氏是这样的人,她要求忠贞的爱情,若是这份感情有了污点,她宁愿不要。

赵嘉善会不会也像她这一世的爹爹这样呢?张令曦摇了摇头,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徐清涵已经不在人世了,赵嘉善还年轻,定会续弦的。

只要继室不对泽儿起什么坏心就行。

其实,前世她早做过打算。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她一早就想着,若是哪天自己死了,就把泽儿还有赵嘉善都托付给惠娘,信就压在她首饰匣子下面。可谁想到,惠娘已经步步为营做了安排,她哪能受的住那些刺激,就这么匆匆走了,又稀里糊涂投胎到了这里。

那封信赵嘉善一定看了,说不准惠娘已经成了赵家太太。

就是不知惠娘是真心待泽儿好,还是为了赵嘉善假意待泽儿好的。惠娘偷偷打赵嘉善的主意是一定的了,那她就时刻等着她咽气?这样的人,实在是可怕。

难道真要将赵嘉善的后半生,将泽儿,都一并交给那个女人吗?她不甘心!不屑于争抢,就能不去争抢吗?为了自己,可以不争,那若是为了孩子呢?

齐氏,会不会跟她一样纠结过痛心过呢?

张令曦心里安静不下了。

心里安静不下的还有张延远。

他上了马车,仍是忐忑不安,觉得马车行进的太慢。

晴姐儿身子一向就弱,一病起来就很难好。想到这个,他心就焦灼透了。

“是什么时候发觉晴姐儿病了的,我不是交代了,有事就立刻让人通禀吗?”张延远心焦气躁地问道。

“前儿个夜里就有些发热,NaiNai拦着咱们,不让禀告老爷。”范云芝虽然没有名分,外宅里的下人还是都尊她一声“NaiNai”。

张延远听了有些生气,“她拦着你们作甚?”

“说是怕太太不高兴。”下人回道。

张延远哼了一声,心中恼怒,“难道齐氏在她眼里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她平时使使性子也罢了,晴姐儿病着,她还这么折腾!”

换作往日,老爷要恼的肯定是齐氏。怎么今天,一句话就引到范NaiNai身上,说是NaiNai使性子折腾?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