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主角当道》狂婿当道李十二 章节在线试读 主角当道百度云

更新时间:2019-09-03 04:02:19

《主角当道》狂婿当道李十二 章节在线试读 主角当道百度云 连载中

《主角当道》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雍墨 分类:武侠 主角:阮茗,李彦归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雍墨原创小说《主角当道》,主角是阮茗,李彦归,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秦师兄,你为什么要阻止李师兄啊?那些人就是安逸日子过惯了,正该好好教训一顿!”阮茗葭忿忿不平地说道,显然对这些守城士兵极其不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师兄,你为什么要阻止李师兄啊?那些人就是安逸日子过惯了,正该好好教训一顿!”阮茗葭忿忿不平地说道,显然对这些守城士兵极其不满。

秦浩明神色平静地道:“这种情况在非边境的城镇中比比皆是,与他们理论,平白耽误了我们今天的任务不说,就算真的让他们改过自新了,于这整个大庆而言,也不过杯水车薪。”

他的这番话,全然没有他这个年纪的青年人该有的热血,反而冷静又理智,硬生生给几个热血上头的同伴泼了一盆冷水。

周泽叹了口气,他之前虽然没说话,但其实也是很想教训那些守城兵士一顿的,此时听秦浩明这么说,一面觉得有道理,一面也忍不住感慨道:“这盛世的太平,往往也是腐坏的开始啊。”

“仲兑又开始了,果然是‘读书人’。”李彦归调侃了他一句,语气已与平时一般无二,“何至于就丧着一张脸了,便是现在顾不上与他争辩,此事了结了再收拾他难道就不成了吗?况且……即便是杯水车薪,只要一直做下去,一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便总能水滴石穿,集腋成裘!”

龙钱看着这个已经平静下来,但眼中仍有坚定信念的青年,不由暗暗慨叹,李彦归身上确实有着常人难有的力量,这使得其他人总会不自觉地围在他的身边,智慧如周泽,沉稳如秦浩明,飒爽如凌玉烟,骄傲如阮茗葭,都隐隐以这个青年为首着。

“‘愿青年人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注①]。”阮茗葭被李彦归的话触动了,也借用了一句以前在古书上看到过的话,稍嫌尖细的声音念这句话时倒是十分有力。

“正是这个理。”李彦归爽朗一笑,眸光晶亮,“瀚光想必也是这么想的吧?”

秦浩明点点头,嘴角带这些温和沉稳的弧度,显然很开心能被同伴理解。

“好,那现在就先问问这附近的其余人吧。”李彦归定下接下来的行动方向,几人也不再多纠结这个问题,直接挨家去问这附近的客栈等地方。

不过正如之前周泽预料的那样,这样遍地撒网的问法真的很难有什么结果。

一直到中午,几人随便找了家客栈填肚子,在餐桌上小声讨论时,意识到这一上午真的没什么收货。

“哎……本以为掌握了这个刺客的外貌,多少会有些线索的,结果还是我们想得太好了吗……”凌玉烟郁郁地趴在桌子上,有些丧气。

阮茗葭虽然也很累,但到底还是很注意自己的形象的,更何况现在还是在龙钱面前,更是维持着尽量优雅的坐姿,此时听到凌玉烟的抱怨,叹道:“据说内三阁的刺客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不是蒙着面便是戴着人皮面具,现在看来,这很有可能是真事啊。”

“可惜这次没有搜到刺客的人皮面具,不然凭面具的模样找人,只怕就能有些线索了。”周泽有些苦恼地微微皱眉,“内三阁果然是真正培养刺客的地方,事先准备得如此周全,真是……”

龙钱面上虽还是一副凝眉苦思的模样,心中却已经通过对刚刚一上午影像的重复回忆有了大致的一些想法,只不过现在还需有更多证据而已。

他当然并非是发现了刺客同伙的踪迹,毕竟有没有同伙都还需两谈,七杀阁的刺客可没有什么结伴执行任务的习惯。

只不过,经过这一上午看似无功而返的询问,他对七杀阁的存在模式有了更深的猜测,再结合之前金钱镖告诉他的一些事,他也基本明白了为什么七杀阁总好像无处不在似的。

但也正是这种推测,让他更加深刻的意识到,想要毁掉这样一个根须深埋于整片江湖的庞然大物,是何其不可能的事情。

“几位客官,您们点的饭菜到了。”

跑堂的声音打断了几人的思绪,李彦归打起精神招呼道:“先用饭吧,填饱肚子在讨论这些让人头疼的事。”

几人无奈地点头,确实,只这样想也没什么思路,不若先吃东西。

待用过了饭,几人从客栈出来,简单商量过后,还是分成了两组以提高效率。

他们这次从云京来月霞城的总共不过二十五人,分成五个小队散入这月霞城东南两街,便有如滴水入河,连点儿浪花都激不起来,自然需要随机应变一些。

“金鳞和景盼应该是咱们这六人中,武功最好的两个了,所以由你们二人分别领一队比较好。阮师妹和我对天波府的各种流程较熟悉一些,也分在两队。凌师妹和阮师妹在一队,则可以互相照顾一些。”周泽这样分析着,把自己的想法和建议都讲了出来。

李彦归点点头,下了决定:“那就金鳞和阮师妹、凌师妹一队,我和仲兑、瀚光一队吧,按照上午的进度,一左一右沿着街问,相互之间不要离得太远,如此也可有个照应。”

其余几人自是没什么意见,点头同意后,依言分散开来。

“掌柜的,不知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凌玉烟展开早上走时拿的画像,问道。

那掌柜细细端详一阵,又喊了跑堂的伙计来,二人俱是摇头,不好意思地一笑,道:“这位姑娘,实在抱歉。”

凌玉烟也不气馁,收起画像礼貌道谢后,就和阮茗葭、龙钱二人继续挨家挨户询问沿街的店家,可是就如同上午一般,并没有什么线索。

“这样下去根本问不到什么东西嘛。”阮茗葭娇嫩地嗓子此时已经有些沙哑了,她真是没想到找一个已死之人生前的行动轨迹是这么麻烦的一件事。

“哎……是啊,这简直就是大海捞针,根本没个头。”凌玉烟也叹了口气,不过还是道:“可即便如此,也必须都好好排查一遍才行,万一就在没问到的那些人里,有人曾经见过他呢?”

“我知道啦,就是实在太累了。”阮茗葭嘟了嘟嘴,带着些撒娇的意味。

凌玉烟难得看到一直骄傲的大小姐阮茗葭这幅模样,倒是颇为感兴趣地打趣道:“小阮,你今天怎么这样爱娇起来?”

阮茗葭被她说得脸一红,不由提高声音,掩饰什么一般地说:“哪有?我只是太累了而已。”

龙钱装作没注意二女的笑闹,这种大海捞针似的排查方式确实累人,她们这样也算缓解一下精神上的麻木了,只不过从刚才看到的诸多情况来看,局势应该并不如自己一开始预料得那般严重,月霞城现下应该并没有如同五年前那般多的刺客。

但如此一来,那个刺客有同伙的可能性就更小了……龙钱轻轻摩挲着从那刺客身上搜到的那枚腰牌,心下稍微有点发沉,这对他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

他的空城计已经唱出去了,即他可以毫发无伤地杀掉一个七杀阁的刺客,这样一来,他的实力多少会令人投鼠忌器,而没有切实看到尸体的他们没办法通过验尸判断他的能力上限。

如此说的话,他们短时间内理应不会再派刺客来,不然很可能会平白浪费了力量。

而若是他们派了更多的刺客来,那就证明他们得到了那具尸体的验尸结果,这虽然增加了龙钱的危险,但是也暴露了更多信息给他。

比如他们在官府,甚至天波府内也有暗子,比如给了他更多和内三阁刺客接触的机会。

但这一切都是以那刺客有同伙,且这同伙还在城内为前提的,如若不然,这计划虽不能说是完全无用,但确实会大打折扣,因为距离越远,消息的传递时间便越长,变数也就越多,这从一定程度上也就模糊了他对事情的判断。

虽然,这个倒霉的刺客很可能并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一个同伙就是了。

龙钱脑袋里面转着众多念头,询问的动作却并未有丝毫迟滞,甚至一边也在对询问的结果进行着分析。

阮茗葭悄咪咪地瞥着龙钱认真地样子,在心里对系统道:“系统啊,真的不能帮我们扫描一下之类的吗?你可是宇宙纪最先进的AI诶。”

“宿主,先不说时空法规定不能用超过该历史时期科技水平的手段对该时期施加影响,就说本系统能扫描,也没有入侵人脑意识的权限好吗?这个地方又没有任何电子设备,在查人这方面请恕本系统帮不上忙。”

“你也太没用了吧,一点也不像公元纪时候流行的那些小说里面写得那样厉害。”阮茗葭不爽地嘲讽起来,很有些无理取闹的意味。

“宿主请注意言辞,你现在还处在试用期,本系统对你的能力可是有最高评估权的哦。”

“威胁!你这是赤果果的威胁!”阮茗葭控诉起来,“你就不会其他什么手段了吗?没学过利诱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