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地狱玫瑰》地狱玫瑰香水香评 娘受 地狱玫瑰鬼畜

更新时间:2021-01-06 15:05:57

《地狱玫瑰》地狱玫瑰香水香评 娘受 地狱玫瑰鬼畜 连载中

《地狱玫瑰》

来源: 作者:新竹悠悠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贲福成,马仔

经典小说《地狱玫瑰》由新竹悠悠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贲福成,马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辰炜终于闯过了鬼门关,他慢慢的睁开眼睛,上身一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辰炜终于闯过了鬼门关,他慢慢的睁开眼睛,上身一阵疼痛,让他的眉头紧了一下。雅薇轻声询问:“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

辰炜看着雅薇眼角的泪痕,他的心软起来,毕竟不是铁打的:“恩馨呢?”

恩馨晕倒了,在你的隔壁。雅薇不想隐瞒他。听到恩馨因为自己受伤,担心过度而晕倒,他急于想知道妹妹的境况,二排长推门进来:“我就说嘛,辰炜可是福大命大之人,恩馨已经没事了,打完点滴就会过来的。”

恩馨听到辰炜苏醒的消息,顾不得手上的点滴,兴冲冲的跑进哥哥的病房:“哥,你醒了?”

辰炜看着恩馨憔悴的脸庞,眨眨眼睛。恩馨握住哥哥的手,小时候他们一起上学,一起河边摸鱼,一起被爸爸训斥,一起拿到好成绩的往事历历在目。他的嘴角挂上一丝欣慰的笑容,他把妹妹的手轻轻的放在脸庞,那种温柔和甜美一下子充满他的内心。

城隍虽然可以堂而皇之的在天界游走,可毕竟不是这里的一员,他几经辗转来到一处僻静之地,这里万物不生,静的要死,他慢慢向前挪动步子,身上像压了千斤的担子,他不觉已经走到了一座山洞前,洞孔冒出的股股寒气足以让人望而却步,他满眼不忍走进洞内,空旷的石壁传来他脚步的阵阵回音。

“你来了,别再往前走了,这里可是天界的冰牢。”一声温柔的提醒让城隍心里沉寂多年的伤痛开始复苏。

“对不起,这么长时间才来看你。”城隍缓缓坐在石凳上。

女人态度平和没有丝毫的怨言:“你不用来,我也知道你的心意,女儿还好吗?”

“嗯,就是人长大了,有些事情不由我了。”城隍深深叹气。

“不要过分为难孩子,她已经尝到了失去母亲的痛苦,她的快乐健康才是我最希望看到的,放手吧,让孩子自己去经受岁月的磨练,躲在雄鹰羽翼下的雏鹰,即使长大了也会畏惧蓝天的广阔,还怎么去体会自由呢。”寒气没有刚才那么浓重了,不足两米的距离,城隍清晰的看到妻子美丽的容颜和婀娜多姿的体态被无情的冰封在石壁中,他的心在滴血,这个让他爱了一生的女人,却因为自己的无能在承受这样的折磨,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下来,老泪纵横的他颤巍巍的起身。

“不要过来,求你,不要。”妻子发出祈求的哀声。

“都是我连累你了。”

“都过去了,不要再提了。”妻子还是那么宽容。

“女儿已经了有一千多岁了,等她沉稳懂事的时候,再告诉她我们的故事。”

“我很无能呀,寄居地府多年,至今找到不到上天界的办法,虽倾其所有,终不能如愿;女儿又喜欢上一个凡人,痴心不改,我真有点撑不住了。”城隍想想千年来的事情,真是愧对妻子的良苦用心。

“原来如此,本想让珍珠接管河蚌界生死,现在看来……不要再去强迫女儿做事了,一切随缘吧,就像你我,本知结果如此,当初还是执意携手。”

“我们的感情是可以感天动地,都是葛家传人,要不是他们的从中阻挠,我们已经在世外逍遥,一家人也不必这样苍凉。”城隍想起来恨得牙根痒痒的。

妻子劝慰:“不要去责怪别人,当初我们也有错的,你该回去了,这里是不能久留的。”

城隍举步艰难赶回地府,珍珠将一帮吸毒鬼关在庭院里,管吃管喝,随做些活计,也只是装装样子,城隍询问,管事的也不敢多言,支支吾吾的。

黑珍珠听到父亲回来,匆忙赶来想让父亲帮忙劫回牛头的魂魄:“爸,你回来的正好,您说,阎王凭什么把牛头正常进入地府的魂魄又放回阳世,这样做也太无法无天了,您快去给我评评理。”

城隍想起妻子的惨状,看看女儿的任性,满脸不悦:“一个牛头算什么,我说过了,你想和他做夫妻,首先要过我这关。”

“那您说,怎么才能过了您这关?”黑珍珠不服气的说。

“简单,你们都位列仙班。”城隍的信念不容动摇。

黑珍珠一听跳了起来:“爸,您看阎王有老婆吗?您城隍可以随便娶妻,那是因为您不是仙家。”

“住嘴,”城隍现在最忌讳听到仙家二字。

“爸,您怎么了,”黑珍珠愣住了,多年来,父亲对她呵护有加,连句重话都舍不得启齿,现在这样吼她。

“你光想自己,想过你妈妈没有,她这么多年吃了多少苦头,你怎么就不能争气点,早日位列仙班。”城隍脱口而出,他下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答应过妻子,女儿一日不做仙家,就不能说透身世。

“您说什么?阎王也说我妈还活着,爸,我妈活着她在哪儿?”黑珍珠这么多年来一直想妈妈,看着别人有妈妈哄,她偷偷的哭过无数次。

城隍不再回避,现在也躲不过去:“你想见到你妈妈,就按照我说的去做,不用再说了,你下去吧。“本想问院子里那帮吸毒鬼的事情,让刚才的事情一搅,也没有心情。

在浦西宾馆的总统套房里有一个男人在来回的踱步,他的眉头紧皱着,身边的几个人都不敢做声,一旁默默的陪伴。门终于被敲响了,男人一挥手:“开门。”

“大哥,豹子出事了。”一个马仔跑来报信。

站在男人最近的中年男子想要说话,被男人制止,他面部肌肉绷得紧紧地:“是死还是活?”

“五个人,一死四伤,豹子现在正在武警医院接受救治,情况怎么样还没有摸清,警察的看管很严,我们没办法下手。”马仔回报。

男人摆手让他出去,点绕一支香烟,抿着手里的榴莲糖若有所思。这个看似神秘的男人就是警察追查许久,却始终没有发现其行踪的贲福成,身边是他的心腹,廖文杰、双石飞、郭斌亿、吴为五。

廖文杰向双石飞递给眼色,这个细微的动作没有躲过贲福成的眼睛,“还有什么事情?”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