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清朝种田记》清朝种田记 依依兰兮 强攻 清朝种田记平胸小受文

更新时间:2021-01-18 00:06:19

《清朝种田记》清朝种田记 依依兰兮 强攻 清朝种田记平胸小受文 连载中

《清朝种田记》

来源: 作者:依依兰兮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水香,安寄翠

火爆新书《清朝种田记》是依依兰兮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水香,安寄翠,书中主要讲述了: 母子三人在房中说着家常闲话,不知不觉红日西沉,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母子三人在房中说着家常闲话,不知不觉红日西沉,余辉落下了天幕,屋子里的光线蓦地暗了下来。妇人便起身将窗下长案上的烛台移到圆桌上,点亮了烛火,引华摸了摸肚子,眼巴巴望着妇人道:“娘,我饿了,我想吃饭。”

妇人“呀!”的一声抬头,怔了怔:“真是,怎么到了这时候了!往日里也该传饭了,今儿怎么没动静。”她说着忍不住又打起帘子往外望了望,客厅一片漆黑,连个人影也没有,不由更纳闷:“奇怪,下人们怎么都不见了,连灯也不点!”说着轻轻叹了口气,怔怔的望着夜幕侵染下一片模糊漆黑的客厅,鸦雀无闻。想到丈夫已经离去,从此凄凄凉凉,形单影只,一种沁到骨子里的寂寞孤清之感慢慢的、细细的、一点一点的泛上心来,侵蚀着她每一根神经,她眼眶一热,忍不住掏出帕子拭了拭眼角。

床上的引章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也替她难过。她看起来还不到三十岁吧,还这么年轻,没了丈夫,孀母幼子,将来的日子还不知怎么挨呢!

引章不忍看她沉浸在哀伤之中,便一面穿衣一面脆脆的叫了一声“娘!”,跟着笑道:“娘,我也饿了,不如咱们到饭厅去看看吧,想是今天事多,下人们忙不过来,一时忘了,不如咱们过去等一等罢。”

“你说的也是!”妇人转过头勉强笑了笑,过来帮她穿衣裳、梳头,然后一左一右牵着他们兄妹出门、出院子,沿着长廊往西,折向南,穿过两三个院落、花厅,便到了正屋饭厅。

远远便见正屋里灯火通明,人影子映在窗纸上来来去去穿梭不停,仿佛十分热闹的样子。

妇人身形似是一滞,顿了顿,依然牵着一双儿女前去,脚步却下意识变得有些沉重缓慢,牵着儿女的手也是一紧,突然加重的力道让引华忍不住怯怯的叫了一声“娘!”。引章感觉到了她的不安,也感觉到了一些怪异,却没说什么,随着她的脚步从从容容的进了正屋。

屋里的下人们乍见他们母子,似乎都吃了一惊,一惊之后又慌忙的恢复常色,低眉垂眸侧身避让了开去,竟无一人主动上前招呼。

妇人愣了愣,脚下加快径直转进了饭厅,看清面前的情形,忍不住脸色煞白,低低“啊”了一声。引章只觉眼前大亮,忍不住眨了眨眼,甩甩头,凝神一看,才发现屋里早就开了饭。伺候吃饭的下人垂手站在一旁,大圆桌前围坐着七个人,四个成年人,两男两女,二三十岁的样子,看起来是两对夫妻,间隔着还坐着三个男孩,两个跟引华一般大小,另一个年纪大些,高出引华一个头,身形却比较瘦小。由于家里刚刚出了丧事,几个人身上都是素色衣裳,钗环装饰全无。不过,看他们的情形,这顿饭吃得似乎非常开心,说笑不断,七双筷子来往翻飞,像七只灵巧的燕子,各人面前的桌上堆满了鱼刺肉骨辣椒皮姜块之类的东西。

母女三人的到来并没有对那两对夫妇造成什么影响,三个小孩倒是一愣,其中一个被身边的母亲推了一把,不耐烦喝了一声:“东张西望干什么?吃饭不好好吃!”于是三人又继续开吃。那妇人身子一偏,嘴角微微一抽,朝他们母子抛过来一记白眼。

“哟,引章醒了啊!姨娘,我们觉得你今天哭得太多累着了,又要照看俩孩子,以为你还在休息呢!这不,吃饭就没叫你,你可别见怪。厨房里还有饭菜,一会你们自己过去吃吧,啊!”一个长脸男子假笑着道。

妇人咬着唇,胸前微微颤抖,她轻轻舒了口气,轻声道:“大少爷客气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都是一家子我怎么会计较呢!”

“就是,都是一家子人家哪会见外呢!你要是再说,人家怕要说你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大少爷骆引元身边的女人横了他一眼,挑眉笑着斜睨着妇人。引章忍不住瞟了那女人一眼,相貌倒还罢了,鼻子是鼻子脸是脸的,就是双眼透着一股子凌厉彪悍,看样子是个狠角,所谓的“霸气外露”!另一个则和气许多,颇为矜持端坐着,嘴角似乎噙着笑,仿佛事不关己,一双眼睛却十分灵活,引章相信她眼角一扫,便没有什么能逃得过她的视线。

妇人的手紧了紧,脸上显出十分尴尬的神色,勉强笑了笑,柔声道:“大少NaiNai说笑了,我哪会那么想呢!我,我还是叫幽兰把饭菜端回房去吃吧!”

“哦对了!”大少NaiNai刘巧云仿佛刚刚想起什么似的,向姨娘安寄翠笑道:“你也知道,刚刚办完了这么一件大事,家里还不得收拾好一阵子呢,幽兰被我叫去帮忙了,你不会介意吧?”

安寄翠的手紧紧的握着垂在身侧,手心都抠得发了红,她好脾气的笑了笑,目光轻转,低低道:“不介意,不介意!”

“那水香呢?水香在哪?”引章冷不防问。

顿时,圆桌旁边数道目光齐刷刷的一齐扫向引章,引章眼中怯色一闪而收,强作镇定的回望过去,最后目光定格在大少NaiNai脸上。因为大少NaiNai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用一种威严的、正直的、长辈教训晚辈的、你怎么这么不懂规矩的眼光盯着她。半响,大少NaiNai徐徐开口:“水香啊,她也是家里的下人,当然也要帮忙收拾了,恐怕这些天都没法回去了!”

“那她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引章立刻又问。

“什么时候收拾好什么时候回去!”大少NaiNai十分气愤加不耐,一句话说得飞快。

“我不管!”引章嚷嚷着,撇着嘴道:“哥哥嫂嫂们,你们刚才说的,我娘累了,要休息,她没法照顾我,我才刚刚醒来,需要人照顾,水香不过是个小丫头,能有多大力气收拾东西,再说了,家里还有其他下人,收拾东西也不缺她一个!”

“你……”大少NaiNai被她赤Luo裸的抢白一顿,气得身子直发抖。

“好了好了,大嫂!宁可咱们忙一些、人手紧一些,也不能不叫人照顾妹妹呀!就让水香回去吧,妹妹的身体早日康复,咱们也好放心不是?妹妹,你可别怪大嫂,如今是大嫂当家,她也不好做的,一个安排不好,怕会有人说厚此薄彼,光叫别人干活偏偏让水香闲着,下人们抱怨起来,背地里使什么坏心,往后她还怎么管理呢!你说是不是?”温文尔雅的二嫂薛碧女笑盈盈的起身打着圆场。

大少NaiNai鼻孔里哼了一声,大少爷也忙道:“那就这样了,你们先回院子去,等会我叫水香带着饭菜过去,如何?”

“有劳两位少爷、少NaiNai!”安寄翠福了福身,止住了还欲说话的引章,匆匆忙忙拉着他们兄妹去了。才刚走出正屋,就听到里边“哐啷!”一声摔碎了碗,一个尖利的女音隔着窗户清清楚楚的传来:“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卖身葬父的烂货,且看你还能得意多久,来要我的强!”

“走吧!”安寄翠咬咬牙,鼻息窸窣,引章手背上一凉,似有泪水滴落,抬头看看母亲,黑暗中什么也看不真切。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