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杀尽天下负心狗:锦绣闺途》杀尽天下负心狗 GL 杀尽天下负心狗:锦绣闺途鬼畜

更新时间:2021-01-20 15:02:22

《杀尽天下负心狗:锦绣闺途》杀尽天下负心狗 GL 杀尽天下负心狗:锦绣闺途鬼畜 连载中

《杀尽天下负心狗:锦绣闺途》

来源: 作者:清风逐月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萧晗,方几上

主角是萧晗,方几上的小说《杀尽天下负心狗:锦绣闺途》此文是清风逐月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眼下刘氏可以百分百地确定,萧晗身后定是有人指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眼下刘氏可以百分百地确定,萧晗身后定是有人指使,可不知道是谁看穿了她的算计,虽然没有被萧晗指名道姓地斥责,可就眼前这样的做法无疑是扇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自然是有的。”

萧晗牵了牵唇角,看着刘氏这模样她心里只觉得快慰,也是自己从前太傻,看不穿刘氏背后的阴谋算计,还以为她是真心替自己打算,简直可笑至极!

“枕月,把东西拿进来!”

萧晗向外唤了一声,刘氏母女便见着枕月捧着个普通的黑漆木匣子转了进来,径直走到萧晗跟前,将匣子给递了过去便恭敬地退到了一旁。

“太太,这里面都是柳寄生写给绿芙的诗信,太太若是不信可以亲自过目!”

萧晗上前几步,将黑漆木匣子给搁在了罗汉床上的方几上。

刘氏还没有动作,萧昐却是忍不住扑上去打开了匣子,翻看着里面的一封封信笺。

柳寄生写给萧晗的诗信她也曾经看过几封,反反复复都是那几句酸诗,看得她都倒胃口,可从前的萧晗却是如获至宝,一直小心珍藏着。

可眼下瞧着这些诗信竟然被萧晗用来指认绿芙与柳寄生私通的证据,萧昐气极反笑,“三妹,这些可是柳寄生写给你的,你怎么能睁眼说瞎话?!”

“二姐慎言!”

萧晗双手笼在袖中,身姿却挺得笔直,全身上下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她淡淡地扫了一眼萧昐,沉声道:“你我都是萧家的小姐,妹妹若是名声坏了,与二姐有何好处?还请二姐不要将这种过错强加在妹妹身上,妹妹承担不起!”

“你……”

萧昐气得面色通红,指着萧晗说不出话来。

刘氏却是缓缓拍了拍手,说出的话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盯着萧晗的目光已是浸满了冷意,“晗姐儿果真是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

既然萧晗已经这样做了,那就是打算撕开俩人表面维持着的母女关系,既然这样她又何必再在她面前扮慈母?

这样临到头了才反将她一军,想必萧晗这死丫头已是算计了好久,指不定还在背后嘲笑她自作聪明呢!

刘氏握紧了拳头,看向萧晗的眼神阴沉至极。

“太太谬赞了,女儿有如今的造化也是太太教导得好!”

萧晗笑着看向刘氏,刘氏越气恼,她反倒觉得越平静。

与其和刘氏惺惺作态,不若将一切都说挑个明白,也让刘氏知道自己再不是从前那个可以任她摆弄的糊涂蛋!

“好,好得很啊!”

刘氏冷笑一声,全身煞气逼人,“那眼下绿芙在哪里?既然出了这样的事情,我这个做主母的也有管教不力之责,这样的丫环便应该打死了事,免得带坏了咱们家的小姐!”

绿芙曾经受过她的耳提面命,刘氏当然也怕那丫环反咬自己一口,而这个把柄还不能被握在萧晗的手上,以免今后成为她的掣肘。

“太太虽然有心惩处绿芙,可到底是多年的主仆,女儿还是心有不忍,又加之她苦苦哀求,女儿便让她随着柳公子离去了。”萧晗轻叹了一声,“如今他们在哪里我也不知,太太就随了我的意,成全了他们吧!”

柳寄生与绿芙的事情尘埃落定,一切后续都有萧时料理干净,萧晗是不担心留下什么把柄,就连那匣子信笺她也搁在了刘氏那里,没有署名印信,说成是谁的都行,她又何必留在身边碍眼。

等着萧晗主仆离去后,刘氏才狠狠地摔碎了方几上的一支琉璃花瓶,四溅的琉璃碎片上泛着点点细碎的光芒,似乎在讽刺着她是多么可笑。

“娘,眼下怎么办?”

萧昐也觉得胸口憋着一股窝囊气,脸色红白交替,她们怎么能就这样被萧晗摆了一道?

也是她们平时小瞧了那丫头,竟然不动声色地就玩了这一出戏,真正是让人气恼不已!

“还能怎么办?”

刘氏缓缓镇定下来不由瞥了一眼萧昐,从前还觉得这个女儿聪明,可遇到事情却这样不沉稳,竟然还比不上萧晗。

想到这里,刘氏默了默,才道:“眼下绿芙与柳寄生都不在了,我再想诬在萧晗身上也不可能了。”

“那绿芙呢,可不能就放她这样走了。”

萧昐鼓着腮帮子,看着这一地的狼藉,心里更是烦躁。

在这件事情上绿芙可是知道她们母女的算计,她是不怕被一个丫环指认,可留着到底是个隐患。

“我会命人去查探她的行踪。”

刘氏沉着脸点了点头,对于绿芙她自然也不会轻易放过,不过萧晗已经做到这份上了,她怎么能没有应对之策。

就算是哪一天绿芙被找回来了,口说无凭,别人也不会轻易相信她的话。

“娘,萧晗怎么突然变聪明了?”

萧昐百思不得其解,又小心地避过了地上的碎片,缓缓走到刘氏身边坐下,她从刚才起就一肚子疑惑,萧晗的表现根本不像她从前认识的那个人,可一样的容貌身段,这点是骗不了人的,不然她铁定以为是谁冒名顶替了萧晗。

“想来她背后定是有人指点。”

刘氏垂眸思忖,片刻后眸中闪过一抹狠厉之光,“不管是谁要与我作对,我早晚会揪出这个人来!”

回到自己的房中,萧晗这才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来,就着贵妃榻上的软枕便靠了上去。

枕月上前为她脱了绣鞋,又坐在一旁的小杌子上给她捶着小腿,主仆之间一时静默无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