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地狱乐书》陈殇乐书 第四十章:暗度陈仓 · 鬼祟暗埋早作安排,天尊明察相约小镇 地狱乐书YAOI

《地狱乐书》陈殇乐书 第四十章:暗度陈仓 · 鬼祟暗埋早作安排,天尊明察相约小镇 地狱乐书YAOI

发布时间:2019-08-01 16:03:2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南宫誩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地狱乐书》是南宫誩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秋央,秋儿,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四十章:暗度陈仓·鬼祟暗埋早作安排,天尊明察相约小镇 随安镇子里的秋央,仿佛听到那来自白云山紫云石畔的哀叹,猛然睁开双眼。 浓

地狱乐书

推荐指数:10分

《地狱乐书》在线阅读

《地狱乐书》 免费试读


第四十章:暗度陈仓·鬼祟暗埋早作安排,天尊明察相约小镇

随安镇子里的秋央,仿佛听到那来自白云山紫云石畔的哀叹,猛然睁开双眼。

浓重的药草味,昏暗的小屋,有两束目光一直盯着她再看,这是什么地方?傍晚时分,自己好像是一道黑影袭击,浑然的竟不知身落何处,这是阴曹地府吗?

“这是……哪儿?”秋央用尽全身的力气发出微弱的声音。她无力的目光见面前的两个人欢呼跳跃,听不见她言语一样,难道真的是死去了吗?可是,为何如此心力交瘁,难受至极,她再次用力发生:“这,是哪儿?”

青花见秋央的嘴张张闭闭,气息微弱,似是有话要说,便端来一杯水,慢慢送进她的嘴里。这下可好,秋央慢慢将水全部都喝下了,微微发声音:“你们是谁?”

“我叫小草,这是我娘,她叫青花……”小草不停的眨着她的大眼睛,甚是惹人喜欢。

“现在几时了?”秋央再问,她的脑海中还回荡着紫云石旁的哀叹,彻骨凄寒。

“应该到子时了。”小草依旧眨着自己的大眼睛。

“我要去,我还有……咳咳……”秋央拼命移动着身子,却换来更撕心裂肺的干咳,丝毫没有力气。那是一种致命的恐惧感,从小到大,她都不曾生过重病,如此动弹不得,如此狼狈不堪,如此无用至极,该如何应付她那些应该面对的事情?

两行热泪滚滚下垂,滔滔不绝,委屈、怨愤、自责、所有的坏情绪都随着眼泪源源不断流出:“我,我怎么了?”纵然伤痕累累,她的目光依旧炙热。

视线模糊了,变暗了……

来不及倾听一句解释,来不及感受一句安慰,来不及躲进一个怀抱。

数日劳心奔波,丧师之痛,恶人偷袭,秋央身心俱惫,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中。青花和小草将秋央抬到地下密室之中,那里有青花收集多年的珍贵药草。救治秋央并不是一件难事,只是她内力虚弱需借助外人导入真气方可快速复原,此刻小草仅仅会几招她自创的“八卦功”招式,行走江湖多年,一直都是靠这几招儿驱贼的,小小年纪的她何来醇厚真气可言。

青花精通医学药理,也不曾涉及功夫经法,对于秋央的病况,只能慢慢诊治了。青花将秋央放进药桶里面,以“丙申丸”护体,药浴里加入还魂草、千山雪莲、冰湖蛇胆等多种治疗内伤的绝世良药,以水入药,药透过肌肤从全身各大穴位微微渗透。

母女两人折腾一夜,把秋央安置妥当,两人已经筋疲力尽了,小草爬出地下密室的入口,探头出去,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小草,你在这睡会吧。我上去打点一下,说‘婆婆’上山采药,三日不接客。”青花用衣袖擦拭这额头的汗珠,三日之后,这药浴的功效就揭晓了。

“三日之后,她就没事了吧?”小草也如释重负的叹气道。

“应该没事。只要她不离开这个药桶。”青花用力敲敲疲累的抬起双腿,向楼上爬去。

青花拿出一个“歇店”的木牌子挂在门前,跟来来往往的客人打招呼,还不停的解释着“婆婆上山采药,歇店三日”这样的说辞,街坊们都表示理解,毕竟她们娘儿俩个偶尔是会去上山采药的,只不过不是“婆婆”而是她青花和女儿小草。

收拾着店门前的晾晒的药草,青花发现周边多了些生面孔在时不时的朝这边盯着看,心想不妙,得抓紧时间把那个病丫头转移,这些眼线来意不明,很有可能是昨日那个黑衣杀手同伙之人。

“怎么了,娘,鬼来了啊……”小草打着哈欠。

“我看外面有几个生面孔的人,不像是好人,盯上我们了,确切的说是盯上这个病姑娘了……”

小草猛然清醒,大眼睛转悠转悠道:“那先把她弄到地下吧,下面安全,他们进来不懂有机关也是下不去的。”

“好!”青花赞同道。

只见小草躺在地上一个翻身滚到了秋央躺着的床底下,按动床板上一个不起眼的开关,秋央和所在的药桶连同桶下面的地板,一同缓缓平稳下沉,渐渐的沉入到最下面的黑暗之处。

青花看着小草从床底下钻出来,这个古怪精灵的女儿她一向琢磨不透,但有一件事情她是了然而知的,就是,所有的好东西、机关,小草一定会安置在床底下……

“这个木板你什么时候打通地下的?”青花问道。

“前几天啊,你一直在跟对面的账房先生算计着银子流水,哪有时间管我的机关设计?!”小草埋怨的口气。

“好了好了,快下去吧……”青花敷衍,顺着药桶处通往楼下的绳梯缓缓下沉。小草则又爬到床底,又按一下机关,整个床连同床下的模板平稳下降,竟比青花爬绳梯要快、要轻松,小草先落地,点燃蜡烛,对青花道:“有了两个升降开关,以后运东西下来就不用爬绳梯了……”

“你个死丫头,怎么不早说……”青花粗喘气,竟是白费了番力气。

“好啦!赶快过来把她抬下来,我们马上上去,我还要布置一些机关呢,否则来了高手我可是对付不了的,你能吗?!”

“死丫头,我不能,你能,行了吧?~!”

***

琉璃国,皇宫书房。

南宫迟从疏月观回来,已经洗了不止十次的澡。此刻,半湿润的褐色头发,散落在肩头,一层薄薄的白色儒衣遮身,健硕的肌肉若隐若现。

他的书房没有椅子,全部摆饰极具先五百年时期的古雅风格,任谁来都是席地而坐,厚厚的席子柔软舒服,冬暖夏凉,是他从极北太白偶得的。

整个书房内饰简单整洁,所有的地毯和纱帘每天至少会被打扫一遍,凡是南宫迟可以触及的地方都是一尘不染,书房里面没有熏香却是散发着自然的幽香,令人身清气爽,偌大的宫廷洁净倒不觉空旷,不禁让人心生舒适之感。

他最喜欢伸展开长腿,坐在案前翻阅奏折、兵书、诗词、史传,容不得那几个屈指可数的侍女在眼前招摇,只有窗口徐徐吹来的清风为伴,吹起他的白儒衣的裙角,他才能够真切感觉到自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大抵就是,独自为伴,自然洒脱罢。

“世君……”龙吟和子康轻盈的步伐悄然来到他的书房,整个宫廷只有他二人可以自由出入他的房间。

“查的结果如何?”南宫迟并没有抬头看,那轻然的脚步声他早已熟悉,不紧不慢的将手中的书翻过去一页,舒展一下自己的压在胳膊肘下的大长腿。

“是。”龙吟、子康异口同声,分别找个席子坐下。

“哦?这么快?”南宫迟放下手中的书籍,他没想到魂祭那群天尊教的杂党竟然如此肆无忌惮,毫不保密自己的行踪信息。

龙吟一如既往的刻板面容,汇报工作的时候更为极致,“天尊教确实是十八族人的部分联盟,族数之多应已过半数。十八族本就是各自精通奇门要术,如此联盟,为首者暴力嗜血,则整个天尊教便成了江湖中闻风丧胆的邪魔之众。十八族人三三两两的结盟并不稀奇,自古都有如此,只是近些年来,结盟的动机不纯,恐是对我们今后的行动会造成一定的阻碍。”

想到接下来的问题,南宫迟眉心略略发紧:“也就是说,二十多年前的昆仑之约,他们未曾出现过?”

“天尊教近些年才在齐陵、琉璃等中原地区活跃。前些年,在长白那偏远之地确实有一伙教众,只是那时还不叫天尊教,十有八九他们的尊主也不是魂祭,想那二十七年前的约定,就算他们在场,也未必是魂祭这一伙人,毕竟已经时隔一代人了。”龙吟回答。

“世君,是怀疑……”子康猜到南宫迟在想什么,只是提起伤心往事未免不好爽快出口,“怀疑当年先帝与先后之故亡与他们有关?”

“嗯。毕竟能害死父皇母后的人屈指可数,这么多年来,能说上名字的,死的死、失踪的失踪,除此之外,就十八族的人,难以捉摸。”

“可见,这天尊教是‘摧花大会’的后遗症无疑。想必又是将那些个脏水泼到我诛杀殿身上了。”龙吟道。

子康一直在旁点头:“我们这两日就近看了看,天尊教众几乎是看不到,想必他们是隐藏在市井或其他教众之中了,可见龙吟的推断多半是可能的。”

“小人计量,量他魂祭也不敢光明正大的摆出阵势。脏水也差这一瓢了,只待有朝一日能够还父皇母后清白。”南宫迟胸有成竹。

“但,世君,我们也不可不防,说不定我们的士兵中、甚至是宫中都有可能有那天尊教教人。”子康断言。

“这个好办。”龙吟道,“想来因那半卷《烊铜调》,近日必会与魂祭再次交手,到时候我们制造点麻烦,逼他寻救兵。到时,我命亲信看好请假或者不出勤的人便可纠察出十之八九。”

“龙吟此计甚好,万事俱备,我恰这有一股东风。”子康从怀中拿出一张字条,“这是魂祭的手下让我们交给您的。”子康起身,将字条双手递到南宫迟手上。

但见南宫迟脸色一黑,相视之间饶是诧异,魂祭、天尊教松懈了忌惮不说,竟如此公然派人拦截子康和龙吟,且自信能全身而退,震慑之余还捎带了口信,也算他有魄力。

子康明白南宫迟所想,无更多解释,只接着说:“说来,这魂祭也算是有些本事,他竟然知道我们在查询他的踪迹……”

【画外音】

小草:倒霉的时候,不用虚张声势,否则,留下的只是笑柄。

地狱乐书

作者:南宫誩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地狱乐书》是南宫誩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秋央,秋儿,书中主要讲述了: 第四十章:暗度陈仓·鬼祟暗埋早作安排,天尊明察相约小镇 随安镇子里的秋央,仿佛听到那来自白云山紫云石畔的哀叹,猛然睁开双眼。 浓

小说详情